歡迎訪問to作文
你的位置:首頁 > 美文 > 原創美文 > 文章正文

百夏蟬

時間: 2019-09-09 | 作者:64648 | 來源: to作文 | 編輯: admin | 閱讀: 464次

  【1】

  這個夏天的第一聲蟬鳴,來得清脆,泛著點透亮的紗綠。

  蟬四小姐坐在榕樹下,暖融融的陽光透過密綠的枝葉投射下來,暈出淡淡的木頭香。她穿著一身淡綠色的衣服,在翻一本書。

  蟬四小姐喜歡綠色的蟬鳴,蟬鳴充滿著新生的活力,透著初夏的濃綠。

  蟬四小姐天生體弱多病,臉色蒼白,是少不見陽光的那種白,常年給他看病的私人醫生叫歲枯榮,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枯榮皆本分,看病也是本分。

  歲枯榮有一雙好看的綠眼睛,綠瞳讓人想起揉碎的新葉。

  蟬四小姐喜歡他的眼睛。

  【2】

  “蟬四小姐,夏天快來了。”歲枯榮高高瘦瘦,立在庭院拱門前,如青竹般秀拔挺立。

  “歲先生,你來了。”蟬四小姐合上書,對他莞爾一笑。

  歲枯榮點了點頭,微微俯身進了蟬四小姐的庭院。

  蟬鳴驚起,先是一聲嘶鳴,緊接著便連成了一片,叫得肆意。

  歲枯榮從公文包中拿出一塊潔白而干凈的紗布,蓋在了蟬四小姐伸過來的右手上。

  “歲先生。”蟬四小姐微微抬頭看著他的睫毛,濃密細長,隱隱遮了淡淡的瞳綠,“方才我讀了一首詩,名為《綠衣》,不甚求解。”

  歲枯榮的睫毛輕微的顫抖一下,隨即抬起頭來,耐心解釋道:“心之憂矣,曷維其亡。這是一首悼妻詩。”

  “原來如此。”蟬四小姐若有所思,“這位男子真是癡情。”

  歲枯榮收了探脈的手,將紗布整齊的疊放好。

  “前幾日開的藥吃的如何?”歲枯榮問道。

  “微苦。歲先生應該多加一兩冰糖進去。”蟬四小姐仔細回想了一番。

  “蟬四小姐,我是在問療效。”歲枯榮無奈的笑了。

  “冰糖易上火,我吃完藥喝一碗番薯水行不行?”蟬四小姐繼續商量著。

  “蟬四小姐若是怕苦,最好熬碗綠豆水,夏季可祛暑氣。”歲枯榮將紗布重新放入公文包,又拿出一張白紙來,“該開新方子了。”

  【3】

  民國七年的日子過得委實不太安生。兵閥混戰,相互勾結,民不聊生。

  很少有人注意蟬鳴是何時響起的,盛夏是如何在微微燥熱的空氣里發酵,等人們反應過來,荷花已經開了半池。

  “蟬四小姐。”歲枯榮高高瘦瘦,立在拱門前,他帶了銀耳蓮子羹。

  “歲先生。”蟬四小姐接過他手中的雕花木盒低頭瞧了一眼,問道,“這是什么?”

  “銀耳蓮子羹。”歲枯榮接著道,“甜的。”

  蟬四小姐乖乖的用小勺挑著蓮子吃,時不時望向歲枯榮,問些詩集散文的問題。歲枯榮極耐心的回答她。

  悠悠歲月,綠影之下靜好安穩。黃昏的蟬鳴不知何時歇了聲,歲枯榮收了瓷碗,又整理好了木桌上的書卷,已經睡著的蟬四小姐呼吸平緩,歲枯榮默默給她蓋了一件衣服。

  【4】

  軍閥的局勢變得動蕩萬分,沒有人知道接下來的中國該走向何方,正如沒有人知道自己的未來在哪里。

  “蟬四小姐。”歲枯榮高高瘦瘦,立在拱門前,已是九月份,北方的天氣依然干燥,但已經涼爽了不少。

  蟬四小姐望著榕樹,九月份的蟬鳴褪去了不少,她時常能撿到蟬殼,從榕樹下掉落下來,又歸于塵土。

  仿佛那夏季的嘶鳴只是一場夢,轟轟烈烈,熱熱鬧鬧,而當一切冷靜下來時,卻只剩下干扁的軀殼。

  “歲先生。”蟬四小姐像往常一樣伸出右手,讓歲枯榮把脈,“我可能活不過這個秋天了。”

  “前幾日吃的藥如何?”歲枯榮沒有搭話,只是微微的抬起點頭來,露出一點很暖的微笑。

  “微苦。”蟬四小姐仔細回想了一番。

  歲枯榮沒有說話,從公文包里拿出了一塊包的方方正正的東西。

  “這是什么?”蟬四小姐伸手戳了戳。

  “巧克力。洋人的東西。”歲枯榮撕開包裝,露出小小的一點黑色,“甜的。”

  【5】

  秋天來的不聲不響,北方的樹葉不知何時由綠褪黃,變成干枯的雜碎。北方的局勢依舊不和諧,但卻在不和諧中保持著穩定的壓制。

  蟬四小姐走的也是不聲不響。歲枯榮去的時候,蟬四小姐的庭院一夜之間被荒草淹沒,碎黃枯榮的葉子滿地都是。像蟬鳴走到盡頭褪去新綠化為一聲寒瑟的哀鳴。

  歲枯榮站在荒涼萋萋的庭院中,在拱門前立著。叫了一聲“蟬四小姐。”

  沒有人應他。

  夏天已經結束了。

  歲枯榮走過雜草叢生的院子,在那顆榕樹下尋找了一番。他最終找到了這個夏天最后一個蟬蛹。是蟬四小姐的。

  新來的小助理很年輕。好奇歲先生為什么來這個看似已經荒了幾十年的院子,于是湊過去看了眼他手上的蟬蛹。

  蟬蛹晶瑩剔透,泛著綠油油的光澤,真不像一般的東西。

  “這是什么?”小助理問他。

  “百夏蟬。”歲枯榮接著道,“這個庭院以前住著一戶人家,后來他的妻子患病去世,丈夫便整日借酒消愁。于是百夏蟬在夏季便幻化成了他妻子的模樣去照顧他。”

  “嗯。后來呢?”

  歲枯榮收了蟬蛹,緩緩道:“后來丈夫去世了,但百夏蟬卻已經習慣了。”

  習慣了做著一年又一年的夏蟬之夢,幻化出一年又一季的盛夏時光。

  卻不知時光過隙,一切已不復往矣。

  【6】

  “你說她知道嗎?”小助理有些緊張。

  “知道什么?”

  “知道其實你別有用心,故意裝作他丈夫來騙她。”

  “百夏之后,萬籟俱寂。這是她最后一年,陪她最后做一場夢,她不虧。”歲枯榮冷靜的整了整領帶,看起來斯文敗類極了。

  歲枯榮的綠眸閃著點點細碎而看不透的光,榕樹下有一紙埋到一半,破舊的紙頁上的墨漬看上去已經干涸。歲枯榮正好知道那首詩。

  那是一首悼妻詩,叫做《綠衣》。

  【7】

  歲枯榮低頭走過雜草叢,走過拱門,北方的秋天很干燥。歲枯榮點了一支煙,沒有吸。扔進了庭院里。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草木會化為灰燼,灰燼會化為重生。

  但記憶卻會永遠停在一個地方,夏蟬長長嘶鳴,永不停歇。

文章標題: 百夏蟬
文章地址: http://www.palsrs.live/article-95-203979-0.html
文章標簽:百夏蟬

[百夏蟬] 相關文章推薦:

    Top
    竞彩篮球2串1稳赚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