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to作文
你的位置:首頁 > 美文 > 原創美文 > 文章正文

秘方

時間: 2019-09-09 | 作者:4開 | 來源: to作文 | 編輯: admin | 閱讀: 19次

  經過這場風波, 那家店的生意更好了。

  有次送貨時, 我路過那里, 站在門外看了看, 等待的顧客排成了長龍。

  意料之中的事, 前幾天他還在電視臺的美食專欄里接受了采訪, 對著鏡頭侃侃而談。

  “生意如此興隆, 請問您有沒有開分店的打算呢?”記者問。

  “暫時沒有。我們的醬料是秘方調制的, 我的精力只能應付目前的規模, 在找到可靠的人之前, 不敢貿然擴大規模。只有這樣, 才能保證品質, 做到對顧客負責。”

  很會說話, 和見我時的狀態簡直判若兩人。

  當記者問他開店的起因時, 他露出了傷感的神情。

  “以前我好逸惡勞, 女朋友受不了, 和我分手了。現在我想用自己的行動, 證明給她看, 希望她能重新回到我的身邊。”

  想到這里, 我的嘴角微微上揚, 這番話的真偽我不知道, 但足以吸引很多年輕女性成為忠實顧客。

  排隊的人里, 確實有很多年輕女孩。

  我想了想, 加入了排隊的大軍, 過了將近四十分鐘才進了店。

  “帶走還是在這里吃?”店員還是一個人, 態度也沒什么改善。

  “帶走。”

  他手腳麻利地把我點的餐裝進方便盒里, 套上塑料袋遞了過來。我向后廚的窗口望了眼, 沒看到那家伙的身影。

  剛走出店門, 我被人拍了下肩膀, 扭頭一看, 是上次和我一起坐出租車的女孩。

  “你也喜歡上這里的食物了?”她俏皮地笑著。“有點吧。”我含糊道, 看著她手里也拎著食盒, “你怎么沒在店里吃?”

  “人太擠了, 吃不安穩。”她嘟起了嘴, “看來還得找個人少的時間, 坐下來慢慢吃, 總覺得帶回去的食物沒有在店里吃有感覺呢。”

  “有道理。”我禮節性地笑笑, 與她道別。

  TAKE.8

  我正在不緊不慢地啃雞翅, 那家伙不期而至。

  “味道怎么樣?”他看了眼飯桌。

  “嗯……還不錯。”

  “其實你想說很一般吧。”他微微一笑, “味道這種東西很主觀, 有時大家都說好, 明明自己不太喜歡, 也會覺得好。不過你顯然不是這種人。”

  “你來這里不是為了做售后調查的吧?”

  他收斂了笑容:“我要買一種布。”

  “布?”

  “埃及的一種白色蠟布, 當地的特產, 對你來說應該很容易就能弄到。”

  “要用這個裝飾店面?”

  “送禮。”他頓了頓, “送給那個傳授我鐵板燒秘方的人。”

  我沒有問是誰, 問了他恐怕也不會說。

  “這東西吃多了真的沒問題嗎?”我指指雞翅。

  他眼中劃過一絲狡黠的笑容:“油膩的東西最好還是別吃太多, 肥胖癥什么的, 你懂。”

  我哼了一聲:“那種布我知道, 你要多少?”

  “一匹。”

  “沒問題, 十天之后來取貨。”

  “這次要麻煩你送貨了, ”他說, “可以嗎?”

  我點了點頭。

  他轉身要出門, 我叫住了他。

  “對了, 我得提醒你一下, 用那種布送人似乎不太好。”

  “為什么?”

  “古埃及人是用它來包裹尸體的, 在制成木乃伊之前。”

  “我知道。”他深深地看著我, “沒關系。”

  TAKE.9

  印花布如期到貨, 我給那家伙打了電話, 問他什么時候方便收貨。

  “今晚八點送到我家。”他告訴我了一個地址, 那地方位于市郊。

  著實費了一番力氣我才找到他的家, 那是棟位于山腳下的平房。我敲開門, 他把我讓進客廳, 接過布看了看, 點點頭, 表示很滿意。“今天休息?”我打量了一下客廳, 布置和他的長相一樣平淡無奇。

  “是啊, 提前關門了, 最近太累, 偶爾也想偷個懶。”

  他把錢交給我, 我點清數目, 沒有馬上離開。

  “還有什么事嗎?”他委婉地下了逐客令, “我想洗個澡, 早點休息。”

  “事情倒是有一件。”我慢慢地坐在沙發上, “關于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雖然是默認的規則, 但有些時候我覺得還是說出來更清楚。”我干咳了幾聲, “我賣給顧客他們需要的東西, 除了保證貨物是真材實料之外, 顧客用來做什么, 我一概不問。”

  “所以我才會找你。”

  “不過我還有另一條原則。我知道有些顧客買些奇怪的東西是為了尋找刺激, 所以我必須保證提供的貨物不會鬧出人命, 否則大家都擔待不起。”

  “我買的東西, 好像沒有那么危險吧?”他似笑非笑地問。

  “我不確定。”我沉著臉, ”所以才要和你把話講清楚。”

  “你說吧。”

  “坦率地講, 我從一開始就懷疑你做了什么手腳, 才會讓生意這么好。因為世上再美味的東西, 也不會讓人吃上癮。我親自嘗試了, 沒覺得有什么問題, 后來你的店被檢查, 也沒發現任何不妥, 盡管我還在懷疑, 可是完全想不通。”

  “那是因為我什么手腳都沒做。”

  “但是我現在想通了。”

  “哦?”

  “問題出在鐵板上。”我從口袋里取出一張紙扔在茶幾上, “我讓朋友調查了一下那家東南亞的工廠, 他們生產的鐵板里磷的含量特別高。”

  他的神情變得有些怪異。

  “食材沒問題, 配料沒問題, 你的秘方就是鐵板。磷是有毒的東西, 食物在滾燙的鐵板上烤熟時, 會沾染上微量的磷, 人吃之后雖然不會出現中毒的癥狀, 但是身體會將這些微量的毒物排出, 排毒后產生的快感也是人體的正常反應, 時間久了, 就會上癮, 忍不住去吃, 從理論上講, 和吸煙成癮是一個道理。當然, 你的辦法更迅速、更隱蔽。”

  衛生部門檢查的重點是食材和配料, 對于餐具只會檢測細菌數量是否超標, 鐵板的成分絕對是個盲點。而且檢查的時候正值生意冷清, 沒有客人, 完全不必擔心會露餡。

  “我沒說錯吧?”

  他沉默著。

  “雖然對身體有害, 但不至于鬧出人命, 按理說我不該管。”我冷冷地說, “但是牽扯的人太多, 萬一出了事, 恐怕就會牽連到我。”

  “直說吧, 你的目的是什么?”

  “把那些鐵板還給我, 你去哪里找替代品我不管, 我只是不想和這件事有任何關系。”

  “你還真是夠謹慎的。”

  “人在江湖, 安全第一。”

  “好, 我答應你, 不過你會失望的。”他的表情意味深長, “你看起來是個聰明人, 可我不認為你能從鐵板含磷量特別高這一點, 就能分析出這么多, 是有人給你提了醒吧?”

  我的眉毛不禁跳了一下。

  “你的目的實現了, 可以走了吧?明早去店里取東西就行。”

  我站起身, 一言不發地離開了。TAKE.10

  回家后, 我給他的介紹人, 那位老主顧打了個電話。

  若不是他打電話提醒我, 我確實想不通這么多。

  “為了賺錢而動歪腦筋, 真是件可悲的事。”他在電話里感慨道, “我這老同學雖然成績一般, 但化學很好。前一陣子他店里發生的事我都知道, 聯想到最初他要我幫忙找個能弄來各種貨物的人, 我就覺得這事有點不對勁兒。”

  “你也很厲害, 居然能看破。”

  “因為那個原理還是我告訴他的嘛。”

  這位老主顧的舅舅是個廚師, 曾經用類似的辦法招攬顧客, 最后東窗事發, 身陷囹圄。

  “幸好及時發現了。”我有種松了口氣的感覺。

  “是啊, 這也算是我對老朋友盡了心意, 希望他能懸崖勒馬。”

  TAKE.11

  第二天早晨, 我如約去了店里, 取回了那些鐵板。

  那家伙不在, 店員接待的我。

  “你們老板哪里去了?”

  “去訂做新的餐具了。”店員一邊幫我把鐵板裝進出租車的后備箱, 一邊沒好氣地回答。

  我不知道該怎么處理這些東西, 賣給收廢品的似乎不太妥當, 最好還是找個地方扔掉, 比如附近的江河。

  轉念一想, 為了謹慎起見, 還是拿去化驗一下吧。

  找了個合理的借口, 我拜托一位熟人幫我分析這些鐵板的成分, 可是化驗結果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很普通的鐵板, 沒任何異常。”他說。

  “磷的含量如何?”

  “我說了沒任何異常啊。”

  這是怎么回事?

  我給那家伙打了電話, 質問他是不是做了手腳。

  “喂, 一夜之間, 我能做什么手腳?”他冷笑道, “我當時告訴你會失望的。”

  “那么那些含磷量很高的鐵板呢?”

  “你說的是什么東西, 我完全不知道。”他忽然裝起了傻, “對了, 如果你還是認為我店里的鐵板有問題, 歡迎隨時買回去檢查, 我絕對配合。”

  難道是我弄錯了?鐵板沒有問題?

  我給那位老主顧打了電話, 告訴了他事情的始末。

  “怎么會這樣?”他的驚訝程度一點不比我小, “……那我就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我掛上電話, 忍不住爆了句粗口。TAKE.12

  那家店的生意持續火爆, 只是我不再關注。

  我以為那家伙再也不會在我面前出現了, 可是冬至那天, 他又打來了電話。

  “有時間的話, 來店里和我吃頓飯?”

  “咱們好像還沒到一起吃飯的程度吧?”

  “別生氣了。”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疲憊, “過了這兩天, 店就關張了。我也要離開這座城市了。”

  “為什么?”

  “想知道的話就過來吧。”

  我心懷疑慮地去了那家店, 發現他所言不虛, 已經停止營業, 店員也不見了。

  他請我坐下, 去后廚忙活了一會兒, 端上了兩盤熱氣騰騰的鐵板燒。

  “吃吧, 以后就再也吃不到了。”他笑得有些傷感, “對外人, 我說自己要急流勇退, 去外地發展別的事業, 但這種說法你肯定不信。”

  “那就說點我信的。”

  “你相信努力就會成功嗎?”他示意我邊吃邊聊。

  “我相信不努力肯定不會成功。”

  “有些事努力了也未必會成功。”他夾了一筷子魷魚片放進嘴里狠狠地咀嚼著, “比如人心, 比如感情。”

  我靜靜地等待著他繼續說下去。

  “我在電視節目里, 說了關于女朋友的事, 那些話半真半假吧。不是因為我好逸惡勞她才離開的, 而是因為她覺得自己找到了更好的人。猜猜看, 是誰?”

  他的眼神似乎在提示什么, 我的腦海里忽然出現了那位老主顧的面孔。

  “沒錯, 就是我的那位老同學。”他笑了, “我用了五年時間, 靠耐心和感情, 把我那位原本性格刁蠻的女朋友培養成了溫柔體貼的人, 然后被他搶走了。”

  我輕輕地搖了搖頭:“這種事, 沒辦法。”

  “沒錯, 感情本來就是你情我愿, 勉強不得。我不恨他。”

  “那你現在為什么要結束生意?”

  “我想把她再搶回來, 可惜失敗了, 所以我覺得這一切都沒了意義。”

  我不知道他為什么要告訴我這些, 但我知道他找我來一定有別的事要講。

  兩個人悶不做聲地吃完了鐵板燒, 他又開了口:“覺得味道怎么樣?”

  “還是那樣。”

  “你還真是不留情面。”他苦笑了一下, 遞給我一張餐巾紙, “擦擦嘴。”

  “不用, 我有手帕。”

  “這年頭還真有隨身帶手帕的人啊。不過聽我一次又如何?”

  我的心頭忽然一動, 遵從了他的話, 用餐巾紙擦了嘴。過了幾分鐘, 一股溫暖的氣息從體內升起, 全身微微發熱, 嘴里食物殘余的味道變得很香, 令人回味。

  奇怪, 怎么會這樣? 難道……是餐巾紙?

  “還記得那一百盒染發膏吧。”他說, “你要是調查一下的話, 會發現這種染發膏的砷含量超標嚴重。我把它提煉了出來, 給店里的餐巾紙蒸了個桑拿。你猜對了客人上癮的原理, 卻猜錯了手法。這才是我的秘方。”

  原來如此!

  “抱歉, 我沒想故意耍你, 我只是想耍耍我的老同學。”他笑得很燦爛, 眼神里卻蘊含著深深的悲哀, “我不想再被他搶走任何東西了。”

  “你為什么要告訴我這些?”

  “因為我愿意。”

  “好理由。”我站了起來, “那么, 我該走了。”

  “不送, 后會無期。”

  TAKE.13

  兩天后, 那位老主顧興致勃勃地來了電話。

  “我想買點裝飾品。”他說, “異域風情的就好, 你給我列個清單, 我選。”

  “好的。你又買新房了?”

  “不是, 我那位老同學要去外地發展了, 把店面和住宅都低價賣給了我, 我想裝飾一下重新開張。能快點嗎?”

  “我手頭有點現貨, 帶過去給你看看?”

  “明天吧, 今晚我要去他家看看, 辦一下交接手續。”

  我應允了, 掛了電話后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勁。

  店面也就算了, 那家伙就算胸襟再寬廣, 也不至于把自己的住宅都賣給情敵吧?

  “我不想再被他搶走任何東西了……”

  想到他的那句話, 我完全無法理解他為何要言行不一。

  晚飯后, 我心神不寧, 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不行, 我得去看看!

  平時一直被抑制的好奇心陡然翻騰, 我無法克制, 出了家門叫了輛出租車, 向那家伙的家奔去。

  到達的時候天已經全黑了, 我來到那座平房前時, 發現那位老主顧正在敲門, 我遠遠地看著, 不希望自己被發現。

  等了一會兒沒人開門, 只見他推了一下門, 門自己開了, 他便走了進去。

  見他進了屋子, 我彎下腰, 小跑著來到平房后面, 在山坡上找了個隱蔽的位置向里張望:燈開著, 窗簾沒有拉, 老主顧在客廳里轉了幾圈, 張嘴喊了幾聲, 推開臥室的門, 里邊也沒人。

  平房盡頭還有一間屋子, 沒有開燈, 漆黑一片, 大概是衛生間。

  老主顧撓了撓頭, 似乎驚詫于那家伙為何不在。他和我想到了一起, 推開了衛生間的門。

  他點亮了燈, 看了眼地面, 身形忽然變得有些僵硬。

  與此同時我也看清了地面的東西, 也是吃驚不小。

  一個白色的, 鼓鼓囊囊的像是個巨大的蟬蛹似的東西, 平躺在烏黑的鐵板上。

  這是什么玩意?!

  我悄悄地來到窗根前, 這次看得更清楚了, 那東西一人高, 被白布裹住, 外邊閃閃發光, 應該是包了層類似保鮮膜的東西。在它的中間, 放了張紙條, 上邊似乎寫了什么東西, 可惜看不清楚。

  老主顧也看不清楚, 于是他彎下腰想要拿起紙條。

  紙條是拿下來了, 但是紙條背后的保鮮膜似乎格外脆弱, 被弄破了。與此同時, 一道詭異的綠色火光在破口處燃燒了起來。

  就在老主顧發愣的間隙, 火焰飛速擴散, 不消片刻便吞噬了那個白布包裹的東西。老主顧回過神后像是想要逃走, 但他的臉色突然變得發青, 雙手捂住喉嚨, 滿臉痛苦, 他踉踉蹌蹌地從臥室跑到客廳, 忽然摔倒在地, 像是一條被打撈上岸的魚, 痛苦地撲騰了幾下身體, 雙腿一蹬便不動了。

  這時白布已經被燒盡, 里邊的東西露了出來。

  是一個人!他的眼睛耳朵嘴巴都在向外冒著火, 宛如煉獄中燃燒的鬼魂!

  是那家伙, 沒錯, 就是他!

  他的身體上冒起了濃煙, 一股奇怪的味道從窗縫里滲了出來, 那是汽油味和一種難以形容的臭味的混合 …… 是磷燃燒的味道!

  我趕緊捂住口鼻, 這種毒煙要是聞多了, 我也會和老主顧一樣下場。

  我明白了!那家伙把自己裹在涂滿汽油的白色蠟布里, 保鮮膜的一側涂上膠, 在上邊打個滾就可以包裹住, 然后打碎身上的白磷瓶子, 這樣保險膜一旦被撕開, 白磷自燃, 引燃汽油, 火勢便一發不可收拾, 直至把他燒盡。

  如此痛苦的死亡方式, 而且死后軀體也會灰飛煙滅, 他為什么對自己如此殘忍!

  “我再也不想被他搶走任何東西了……”

  老主顧給我打電話, 提示鐵板可能有問題時, 我懷疑過他的動機, 懷疑他是否想利用我查清真相, 從而敲詐勒索。聯想到那家伙的這句話, 我可以肯定, 在發現無法挽回女朋友的感情后, 以絕望的心情面對這個還要試圖搶走自己店鋪的老同學, 他心中的火焰恐怕比屋子里正在燃燒的更加瘋狂。

  從一開始他就做了這個不成功便同歸于盡的準備。臉上的傷痕應該就是做試驗時被飛濺的白磷燙到的。

  死也要拉著他一起走!就算沒毒死他, 那塊含磷量超高的鐵板也會隱藏住白磷燃燒的痕跡, 也可以解釋濃煙中的磷成分。

  尸體是不會自行燃燒的, 只有殺人兇手才會焚尸滅跡。

  那家伙做得夠絕, 對自己, 對仇人都不留任何后路。

  這才是他的秘方, 由仇恨寫就的秘方, 可憐又可恨的秘方!

文章標題: 秘方
文章地址: http://www.palsrs.live/article-95-203980-0.html
文章標簽:秘方

[秘方] 相關文章推薦:

Top
竞彩篮球2串1稳赚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