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to作文
你的位置:首頁 > 美文 > 原創美文 > 文章正文

爸,我想像從前一樣和你說說話

時間: 2019-09-09 | 作者:林浪 | 來源: to作文 | 編輯: admin | 閱讀: 387次

  2019.09.08

  作者丨墨零

  主播丨林浪

  我很少向人提及我的父親。

  我們上次見面是在今年的二月,我們最近一次暢談是在五年前。

  16歲時一個寒冷的早晨,父親騎著車載我去讀書,我坐在他身后,感受著被護住的溫暖,抬頭時我看見了黑色健康的頭發里若隱若現的白發,多不敢相信那是我眼里一直高大的存在。我想著自己要快快長大,快快讓他們幸福。

  也是在那天的路途中,我們發生了一場小小意外,萬幸我們都沒事,我記得車禍發生時,父親焦急萬分地叫我的名字,我沒哭,我怕我哭了會嚇壞父親。

  可是我從來沒想過,這之后因為父親的一句話,讓我心中的他不再那般的高大崇敬。

  “你就裝一下說你好疼 。”

  那時的我只知世界分黑白,全然不懂人性的復雜、人類的劣根性與多面性。因為這句話,我對心里那樣完美無暇的父親心生隔閡,從前有多歡喜,就有多想要逃避。

  帶著對成長的敬畏與疑惑,走進了來年的二月,春天就要來了,可祖父走了。祖父走時叫我到跟前說沒能看見我上大學,以后要努力要爭氣,一家人要團團圓圓。

  祖父臨走前幾天,父親和叔伯他們就已經開始準備起了后事,我固執地認為這是對將死之人的不尊重。但我無力改變。我拿著青春的莽撞,用自己的方式反抗,并在自己的成長記憶里狠狠地記下一筆。那時的我,還看不到父親眼里的落寞無奈。

  禍不單行是個百發百中的詞,二月尾聲,父親失了工作,回到家渾噩度日。那時我只知道他脾氣變得古怪又暴躁,卻忘了父親也才剛剛失去了他的父親。

  那段日子我們一家都處在一種極度不舒適的氛圍里,就像是狂風暴雨來臨前的靜謐壓抑的烏云。這一切終于在某個我厭惡的夜晚爆發。

  父親沖進房間,指著媽媽不停地說教,媽媽性子擅忍一直不說話,姐姐性子暴躁與父親大吵,我膽小不敢說話,直到父親給了姐姐一巴掌。

  那一巴掌,后來我問姐姐還記恨嗎,她說她早就放下了。當時的這一巴掌讓我原本膽小的心變得冷漠。這場災難的下半場,我就像一個局外人,木然地站在一片混沌之中,冷眼旁觀著另一個陌生人在眼前聒噪著,傷害著我的親人。

  自此,是我青春里歷歷在目的悲傷。

  我也曾想過和從前一樣地父女之間無話不淡。高考結束時,我打過一個電話給他。高考那幾天我的身體心理狀態都不好,最后一場考試直接昏睡在了考場。我想要告訴他,女兒真的盡力了,但是對不起,我可能要讓你們失望了。

  但事事豈能順意,電話接通時我剛開口,眼淚已懸在眼邊,然后我只聽見一句話,“哭什么,有什么好哭的!我現在很忙,不說了。”語氣里是我陌生又熟悉的厭煩。掛了電話,我忽然一點也不想哭了,也沒什么好難過的了。

  這之后,從我離家上大學到今年的二月,我們已有三年未見。

  今年與父親見面時,忽然好想和他聊聊天,但彼時的眼前人已非當年,物是人非事事休,許是長大帶來的沉默,我已不再是那個能說會道嘰嘰喳喳的女兒。

  我看見父親花白的頭發,是藏也藏不住的衰老,但女兒還是和當初一樣,想要快快讓你們幸福

  音樂/許飛 - 父親寫的散文詩

  圖片/《如父如子》

文章標題: 爸,我想像從前一樣和你說說話
文章地址: http://www.palsrs.live/article-95-203981-0.html
文章標簽:和你  說說話  想像
Top
竞彩篮球2串1稳赚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