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to作文
你的位置:首頁 > 美文 > 原創美文 > 文章正文

總統班底的讀后感10篇

時間: 2019-09-09 | 來源: to作文 | 編輯: admin | 閱讀: 433次

  《總統班底》是一本由[美] 卡爾?伯恩斯坦 鮑勃?伍德沃德著作,上海譯文出版社出版的平裝圖書,本書定價:49,頁數:400,特精心從網絡上整理的一些讀者的讀后感,希望對大家能有幫助。

  《總統班底》讀后感(一):評《總統班底》

  內容比較細碎,不太了解美國政府結構會比較吃力。不過作為美國歷史上第一個辭職的總統,水門事件很是讓人好奇。平日人們對此一句話概括是總統安排人到水門大樓裝竊聽器,對兩位年輕的記者而言卻是從普通的一起盜竊案,到扯上白宮班底,負責調查本事的竟是策劃本事的,以為被蒙在鼓里的總統是行動的下令者。抽絲剝繭的過程令人心驚,也把記者推向了危險。客觀地說,就像最后寫到的,記者當年登報的只是水門事件的小部分,但作為調查記者,卻頂著極大壓力,來保證每篇新聞的真實性(每種說法都要找到至少3個來源來確認,真的很不容易)。也許通過這本書我們能看到尼克松班底知法犯法、枉顧司法的流氓行為(不透明的連任資金,敲詐勒索政治競爭者,賄賂竊聽偷盜等),但本書真正的點應該在于看兩位記者如何追逐真相,以及幫助他們的人在如何為維護司法正義盡微薄之力。

  《總統班底》讀后感(二):獨行者的勇氣

  在那些弘揚個人英雄主義的影視作品中,也許會出現如下橋段:緊要關頭,主人公終于搞定了關鍵證人,一舉扭轉局面,完成對邪惡勢力的致命一擊。然而真實的新聞報道和“最后一分鐘營救”沒多大關系,真相大白天下的時候,曾經獨行之人的聲音也終會隱匿于一片喧囂之中。

  早在1973年3月,執行編輯西蒙斯曾勸說伯恩斯坦:郵報在水門事件的報道上占決定性地位的時代已經過去。此時此刻,闖入者麥考德給大法官西利加的信件成為水門事件的關鍵轉折。緊接著,《洛杉磯時報》刊登了麥考德對總統連任委員會兩位關鍵人物:杰伯·馬格魯德和約翰·迪安的指控,一舉扭轉了自1972年10月開始《華盛頓郵報》的被動局面(始于郵報對霍爾德曼那次報道的冒進)。白宮一直以來的強硬姿態開始坍塌,總統班底的根基開始松動,司法部門和聯邦調查局再也無力控制事態的發展,越來越多的媒體參與到事件的跟蹤報道中來,幾個月內,多位政府高層引咎辭職,尼克松政府的倒臺已成必然,此前承受巨大壓力的郵報終于松了一口氣。

  而在1972年6月到1973年3月之間,局面則完全不同——“總統連任委員會似乎神圣不可侵犯,像一個超級機密的國家安全官僚機構那樣深不可測”,無論是對委員會雇員們的夜間走訪,還是與“線人”們小心謹慎的溝通,或者尋求政府相關職能部門的配合,記者們都感受到了極大的阻力,很多人似乎都知情,但又懷著莫大的恐懼選擇沉默。從對亨特、李迪、賽格雷蒂的窮追猛打,到與薄記員、斯隆、揚格律師的耐心溝通,一步步走的慎之又慎,伍德沃德與“深喉”的每一次碰面都堪比特務接頭。另一方面,郵報還要承受白宮方面的巨大壓力,開始是投訴抱怨,后來發展成了惡語相向,總編布拉德里首當其沖被點名攻擊,在最困難的時期《華盛頓郵報》在美國交易所的股票價格幾乎跌了50%,甚至從發行人格雷厄姆夫人到伯恩斯坦、伍德沃德都收到了法庭的傳票……

  然而最終,他們還是挺過來了,似乎有某種信念從始至終支撐著他們前行。正如總編布拉德里所言:“我們將一路斗爭過去。如果法官想要送誰進監獄,那么他就得送格雷厄姆夫人。天啊!夫人說她會去的……(她)將到監獄去堅持第一修正案!”

  作為一部紀實作品,《總統班底》的文字是很樸素的,因為事件本身就足夠驚心動魄了,卡爾·伯恩斯坦和鮑勃·伍德沃德的寫作追求的是一種純粹的紀錄,這更接近新聞報道的實質,而這種真實感會給讀者一種沉浸式的體驗。在閱讀的過程中我不止一次感到熱血沸騰,為了每一位參與“水門事件”報道的新聞工作者所彰顯的職業精神和非凡勇氣,為了新聞自由在面對強權時取得的偉大勝利…

  《總統班底》讀后感(三):在“黑暗”中揭露白宮(觀后感:個人觀點)

  “抓住錢這條線索”,在黑暗的地下停車場中,“深喉”如是說。

  在許多假想(Fictional)的設定和作品中,譬如漫畫《守望者》,尼克松獲得了連任,并且逐漸展現出了其所謂“獨裁者”的氣質,在這種氣質中,理所當然包括有關戰爭的傾向。這種氣質似乎在一段時間被掩蓋,掩蓋在越戰之后的科威特和伊拉克中。然而這種氣質卻似乎并不專屬于某個人或某個名為“總統班底”的團隊。

  在這本書,《總統班底》的后記中,作者提出“什么是水門事件”這個問題。“后記”給出的答案是,尼克松的五場戰爭!這五場戰爭分別針對,反越戰運動、新聞媒體、民主黨人、司法制度和歷史。反越戰運動限制了總統在東南亞發動戰爭的能力,而總統班底則拿出了“休斯頓計劃”——一個以國家安全為理由,為實施監控、截取郵件、擅闖放行的計劃,來應對這種情況。但也正是歷史的“巧合和教訓”,美國的總統們現如今習慣了以國家安全為理由,把控和推行自己的權利和政令,不過,“國家安全”同樣成為新聞媒體的武器。“棱鏡門”時,“國家安全”是一個意思,“通俄門”時國家安全又是另一重意思,“貿易戰”時國家安全又添加了多重含義。這讓人不禁懷疑,總統班底和新聞媒體究竟是在進行所謂“戰爭”,還是“權利的游戲”。

  先問是什么,再問為什么,回答完什么是“水門事件”,再回答“為什么是水門事件”。這本書明顯是在反駁“歷史修正主義者”們降低“水門事件”在美國歷史中地位和意義的努力,但我似乎并沒有被這本書說服。如今的現實令《華盛頓郵報》的記者們憤怒,把“Fake News!”作為口頭禪的候選人當選了。傳媒歷史的撰寫者們當然不能把新聞媒體的一次勝利置諸于歷史中重要的位置,卻對另一次(時下的或者過去的)鏖戰視若無睹。或許需要不斷閱讀這段歷史,才能明白什么是水門事件,才能明白為什么是水門事件,而不是其它事件。

  為什么這次,新聞媒體能夠勝利?卡爾·伯恩斯坦和鮑勃·伍德沃德在這本書中多次提到了“深喉”——匿名的消息來源。這是名為“水門事件”的戰役(或者是戰爭)取得勝利的關鍵,卻也成為新聞媒體的隱患。這本書不僅講述了兩位記者在兩年多的時間內,堅持調查和報道的過程,也在側面描繪了涉及白宮的“新聞事件”中,總統班底、新聞媒體、檢察院、情報機構之間的運作和交鋒。如果你無法從當下的新聞中看清楚美國如今正在發生的事情,或許這本書可以提供一個參考。這本書提供的信息量或許過于龐大,令人閱讀時應接不暇,但是這也是達到真相的必經之路。為什么伍德沃德能夠勝利?因為沒人會給一群竊賊專門請律師,也沒人會因為他們偷東西而給他們錢。

  “抓住錢這條線索”,在黑暗的地下停車場中,“深喉”如是說。

  《總統班底》讀后感(四):記者的品格

  大學時候讀林達的近距離看美國系列,有寫到水門事件,只不過一篇帶過了,所以知道有這件事,但是沒想到真相大白的整個過程耗時兩年!兩位年輕的記者小心翼翼地采訪,獲取可靠的消息來源,分析,驗證,推理,犯錯,整理,一層一層,抽絲剝繭,讓我覺得這哪是記者,這分明是偵探啊!

  之前在一篇文章里看到,水門事件敗露后,幕僚長黑格曾提出調八十二空降師圍住白宮保衛尼克松總統,被基辛格的一句話打消了念頭:坐在用刺刀團團圍住的白宮里,是做不成美利堅合眾國的總統的。

  國家領導人犯錯并試圖掩蓋犯錯的事實,但是能被媒體挖出來,就證明這個國家是活的,沒有被權力壟斷。領導人會因為看到媒體的報道而焦頭爛額,就證明這個國家的媒體是人民的,沒有被權力牽制。媒體是民眾最主要的一個信息來源,如果媒體都開始說謊,那這個國家將變成一潭死水。

  書里有兩處地方印象深刻:

  一是斯隆的打鼓:他懷疑記者是否知道只要用一句話就會加給別人的痛苦。

  二是編輯西蒙斯說的:我不管它是一個詞,一個短語,一句句子,一個段落,一整篇報道,或者一整個系列報道,有疑問,就撤。

  華盛頓郵報在每一次發報道前再三確認的謹慎態度,就是在說明有理有據,如實報道是對媒體的一個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要求。對自己的所言,所為,所寫負責是記者的品格。三人成虎,而有時,不需要達到三,一個記者的一句話就可能對一個人造成巨大的影響。記者的報道是給全城,全國甚至全世界的人看的,想象一下,假如一篇有關于你的負面訊息被攤出來,你認識的,不認識的人都會看到,而只有你一個人知道這則消息是錯誤的,那么,你認為有幾個人會站在你這邊?你又有多少力量可以補救已經傳播出去的訊息?補救了之后是否能像這件事情從未發生過一樣不留痕跡?

  除了誠實這一點,對記者來說還有一個要點就是巧妙地用詞。如何提問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而不會讓對方感到不舒適?如何措辭才能讓報道客觀,完整而沒有歧義?要不是知道水門事件的結局,隨著事件調查的推進,我一度懷疑接下來的內容可能就是伍德沃德或伯恩斯坦莫名其妙遭到毆打之類的恐嚇襲擊或者是他們的家人/朋友遇到麻煩,還好這些事情都沒有發生。兩名年輕的記者跟蹤報道一件極其重大的關系到整個國家的政治事件,雖然過程曲折但是順利完成任務,似乎也說明了這個國家尚存在一個有力的可以發聲的值得民眾信賴的渠道,只要追求真相的聲音不消失,那么這個國家就可以發展下去。

  為什么要追求真相?因為有人害怕真相。恐懼似乎不是什么好的感知,但是恐懼可以成為一種約束,一個人,只要還有害怕的點,那他就有不敢去做的事,如果一個人無所畏懼了,那他什么事都能做出來。而位高者,已經手握大權,如果無所畏懼,那這個國家將成為他的玩具。所以才有政治透明一說,任何事都擺到臺面上,接受媒體和人民的監督,才是一個政府該有的態度。

  《總統班底》讀后感(五):竊聽門下 總統也非受益者

  1972年6月17日,美國民主黨總部工作人員忽然發現辦公室遭到了"入侵"——幾位不速之客意圖對民主黨總部辦公室進行竊聽。此事中因為有一名前中央情報局雇員涉案,使得事情受到了《華盛頓郵報》的關注。

  尼克松政府試圖將此事件歸為古巴人的報復,民眾也一度相信了此一解釋,但《郵報》中兩位年輕的新聞記者伯恩斯坦與伍德沃德并不認可這一結果,兩人原本關系微妙,但在共同報道此一事件中積累了深厚的友誼。伯恩斯坦與伍德沃德充分利用自己的記者資源,不懈地尋找知情者:雖然過程坎坷,經歷了總統新聞發言人的威脅、過于急切尋找結果而忽視了基本邏輯等困難,但兩人并未放棄。最終在許多知情人士的幫助下,兩人不斷爆料出尼克松政府的非法事件,以"水門事件"為契機,包括對于民主黨人的竊聽、亞拉巴馬州州長華萊士槍擊未遂案等案件真相得以被揭露。而這一系列新聞的披露,導致尼克松政府內部出現了沖突,每個人都忙于為自己洗脫卻不顧其他所謂的"戰友",最終使得身為總統顧問的迪安不滿尼克松棄車保帥的做法,而將尼克松的竊聽事件爆料,戰火燃及總統本人。但戲劇性的是,美國憲法"三權分立"制度下,現任總統被排除了受起訴的可能性;不過組織竊聽事件的總統幕僚或許并未想到,尼克松本人為了記錄與手下的談話和電話內容,曾下令在白宮辦公室里安裝竊聽系統。于是在社會輿論壓力下,尼克松不得不公布這幾卷錄音帶,而最終,尼克松也因為錄音帶中的內容,被證明親自參指導了竊聽事件,因結束越戰而獲得絕對支持率連任的尼克松,最終因竊聽事件,成為了迄今唯一一位因丑聞事件而中途下臺的美國總統。當然,其他參與竊聽事件的主要當事人,也都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事后,《郵報》主要報道水門事件的兩位記者伯恩斯坦與伍德沃德,出版了對于此次事件的回顧,也正因為這本《總統班底》,我們得以對當時的事件發展有更好的了解。一直以來我都將"水門事件"視為單一的竊聽案件,但在書中,作者們認為水門事件并不單單是對民主黨總部的竊聽,而是包括五大部分,分別是針對當時社會上的反越戰運動、新聞媒體報道、競爭對手民主黨、美國司法制度以及美國歷史的挑戰,執政的尼克松政府,面對一系列社會現狀,選擇了使用休斯敦計劃、竊聽新聞媒體人、使用間諜擾亂民主黨選舉等手段,來維持自身統治。卻不料這一侵害美國民主制度本身的做法,最終也導致了尼克松政府內部傾軋以及民眾的反感。

  而以"我們堅持我們的報道"為信條的兩名記者,讓我們看到了他們身上的正義感;其他消息來源人士,包括"深喉"(實為時任美國聯邦調查局副局長馬克·費爾特)等人也為我們展示了美國人民對于自己憲法賦予的自由平等權利的追求,因此我相信,即便沒有水門事件的爆發,遲早也會有對于尼克松竊聽事件的揭發與爆料。

  總之,《總統班底》以當事人親身經歷為底本,為我們描述了美國歷史上著名的"水門事件",也有助于我們更好的體會美國"三權分立"的制度設計。不過文中涉及大量外國人名,章節劃分上也僅僅以羅馬數字為標志,因此需要我們靜心閱讀。

  《總統班底》讀后感(六):新聞精神與真相背后

  對于尼克松總統的印象,不可繞過中學歷史課本的考點1972年訪華,這場轟動一時的外交實現了中美關系的正常化,改變了兩國的外交格局,甚至國際關系格局。訪華和越戰為這位頗有野心的政治家登上舞臺拉分不少。

  如果細究其成為總統之前的人生經歷也是頗為玩味的,從小鎮青年高分考取名校卻因貧困只能就讀三流學校,到繼續奮發考取名校法學研究生,卻又因為就業不利不得不去參加二戰獲得少校頭銜,之后在1953年當選為眾議院,在39歲時成為副總統,卻在1960年與肯尼迪的角逐中惜敗,隨后又借助越戰東山再起當選為總統。然而歷史又是多么地充滿諷刺,在訪華兩年后的尼克松因為“水門事件”成為了唯一在職的卸任總統,黯淡地結束了政治生涯。 這本書非常翔實地厘清了整個“水門事件”的發展脈絡,1972年6月17日,以美國共和黨尼克松競選班子的首席安全問題顧問詹姆斯·麥科德為首的5個人闖入位于華盛頓水門大廈的民主黨全國委員會辦公室,在安裝竊聽器并偷拍文件時被當場抓捕。如果保安最初巡邏時未曾注意到門上的膠布,而這次偷盜事件最初也僅僅是在《紐約時報》上占了一個很不起眼的角落,這些看似不經意卻引起了兩個草根記者的執著挖掘,以至于成為載入史冊的事件。 總統的班底非常強大壯觀,僅僅在介紹這個冠有各種頭銜的“組織”時,書的開篇就用去了兩頁,以至于在閱讀時還不甚搞得清人物角色。而記者的班底卻只有兩位,還是所屬一家不怎么起眼的《華盛頓郵報》,其中一位就差被解雇了,另一位則雖有才華,卻無視紀律,16歲就開始以混度日。但是這兩位在最初連一條新聞都還沒合作過的搭檔,還互相有點嫌棄對方,擔心對方獨吞新聞報道中的剩余部分,在漸漸信任后,合作得游刃有余。在長達兩年之中,互相合作,正是憑著真相為一切準則的新聞精神,不放過任何一個可以靠近本質的線索信息,采訪了多個線人相關者,開啟了現代新聞的追蹤調查。與這個真實事件中一樣,對“深喉”提供線索的跟蹤是整個追蹤查訪中很精彩的重要部分,他們用陽臺上的花盆作為信號,避人耳目,約在地下室秘密交流,于此伍德沃德也一步步直逼真相中心。看到一些文章,美國新聞業至今仍然沿用著這樣的“深喉”模式,當然令人感喟的也是他們對于線人的保護,事件當中的“深喉”也是在幾十年后才公布真實身份,竟然是FBI人員,另外在這本書中也寫到總統連任委員會司庫、即總統助理霍爾德曼的前助手斯隆也是在本書中第一次被公布姓名。 書中有一段章節讀了很有感觸,那是在水門事件已進入庭審宣判階段,西爾伯特仍在編織低層次陰謀故事,伍德沃德坐在記者們當中,非常憤怒。 “他想起了他在耶魯大學當新生的那年學到的一課。老師指定學生讀一些中世紀的文獻,文獻關于亨利四世為尋求教皇格列高利的寬恕而于1077年對卡諾薩的著名訪問。按照所有這些文獻,德皇都是赤著腳在梵蒂岡外面的雪地里等了好幾天。伍德沃德細心研究文獻,做了筆記,將論文立足于大多數文獻有一致描述的事實。所有目擊者都說亨利赤腳在雪地里站了好幾天。可老師卻因為伍德沃德不懂得運用常識而給了他一個不及格。老師說,沒有人可以赤腳站在雪地里好幾天而不把腳凍掉的。'國王的神權不會大到推翻自然規律和常識的地步。'。”權力至上,但權力也有無力掩蓋之處,伍德沃德所回想起老師的這句話是直扣人心的,堅持真相為最高準則的兩個小記者撼動對抗的卻是一個龐大的國家機器,這種新聞精神中包含的勇敢堅毅,獨立自由確實是令人尊敬的。 當然只有兩個成員的記者班底僅憑無畏執著也是不夠的,他們堅持的背后離不開報業班底——《華盛頓郵報》的一眾編輯,主編本杰明·布拉德里是個難能優秀的報業人,正是他一直在鼓舞兩個記者的新聞追求。值得一提的是,這個出身貴族的富家子弟,在結束海軍生涯后投身新聞行業,在面試《華盛頓郵報》時,因為巴爾的摩的暴雨直接坐上直通車成為該報記者,由此開啟了偉大的報業人生涯。他與記者們合力,將總統拉下了神壇。這位優秀而危險的總編在2014年去世,近乎改寫了美國的歷史。 一面是記者新聞人們對于真相的追尋,另一面則是尼克松仍然在對丑陋的掩飾。水門事件發生之后,尼克松的一筆資金流入了其中一名嫌犯人的賬戶。為了封住涉案人的嘴,這是必須付出的封口費。 1973年3月21日,專門負責幫總統“洗白”的顧問約翰·狄恩和尼克松之間發生了一場對話。狄恩說:“我們被霍華德·亨特和那些竊賊敲詐了……更多的人在做偽證。” “你需要多少錢(擺平他們)?”尼克松問。 “這些家伙在接下來的兩年里要花掉100萬美元。” “……我知道從哪里可以拿到這筆錢。這不容易,但做得到。” 知情人士透露,亨特最終拿到了12萬美元。 揭秘者與掩飾者構成了一種鮮明的對比,于此才顯得記者們所持有的新聞精神是難能可貴的。

  結果,眾所周知,1974年8月,尼克松離開白宮,卸任總統。當然透過記錄的文本來看這場真實事件,只覺得充滿了太多不可思議。

  “水門事件”之“門”也延伸了媒介上的意義內涵,之后的“拉鏈門事件”,“竊聽門事件”,以及互聯網上屢次被戲謔調侃的一些新聞、丑聞。在數字媒體抓捕注意力眼球和信息碎片化的今天,自媒體甚囂塵上,快傳播即時來源,傳統的新聞行業正在漸行漸遠。“水門事件”之后,美國迎來了報業新聞的黃金時代,而《華盛頓郵報》也躋身前列。傳統新聞曾經對于追尋真相的韌勁,以及反觀事物的多維與深度,都很令人感懷。

  《總統班底》讀后感(七):閃閃發亮的新聞自由和尊嚴

  葉禮庭的《火與燼》中有一段他和黎巴嫩裔的出租車司機的對話,他覺得很有必要記錄下來,這段話中,提到什么是政治這樣一個課題,書中的段落這樣描述:“政治”這個詞所代表的正是那個可以塑造生命形態的、混合了意志和機遇的奇怪組合。打個比方,某個城市如何授予出租車獎章,是政治;獨裁者如何繼續統治他那民不聊生的國家,也是政治;黎巴嫩是如何被內戰撕扯得四分五裂的,同樣是政治;還有,正如他所說的,好心、無辜的百姓是如何被暴打的,這同樣也是政治。……政治是一種殘酷的游戲,是命運和意志充滿戲劇性的相遇,是惡毒與高尚共存的狀態。

  作為一位著名學者,同時通過切身參與到加拿大的選舉游戲中,葉禮庭這樣描述政治:“我們身處在一場扭曲的游戲中,游戲中的政治規則處處效仿戰爭規則來制定。這場游戲的目的不在于要打敗對手,而在于剝奪敵人的參戰資格,從而徹底地摧毀對方。我們都要小心謹慎地處理任何只能逞一時威風、輕率不負責任的政治言辭,否則就會面臨滅頂之災。卡爾·馮·克勞塞維茨說,戰爭無非是政治通過另一種手段的延續但政治并非戰爭的延續。政治是戰爭之外的另一種選擇。我們都關心政治,想要維護政治,也都想讓政治時刻保持朝氣蓬勃,正是因為政治的目的便在于防止最壞的情況發生。”

  水門事件是這場邪惡游戲的完美表演。這場表演需要一個揭幕員,否則呈現出來的狀態,可能只是白宮新聞秘書羅納德齊格勒譏諷的用語,這只是一次“三流盜竊案”。

  事實證明白宮錯了。如何定義水門事件?本書的兩位作者,亦即系列報道水門事件的《華盛頓郵報》記者卡爾伯恩斯坦和鮑勃伍德沃德最后總結:“水門事件是一次由尼克松本人所領導的對美國民主之核心——憲法、我們的自由選舉制度、法治——的一次厚顏無恥的魯莽侵犯。“……是尼克松針對反越戰運動、針對新聞媒體、針對民主黨人、針對司法制度,以及針對歷史本身的戰爭。

  如同一條根據此書改編的同名電影的短評所評價的那樣——新聞自由和尊嚴閃閃發亮。

  如何才能防止政治變成爛泥地?獨立的司法審查,黨派競爭博弈的議會民主,權力制衡系統的設立是為了防止任何一種職權受到濫用,可是在面對日益龐大的政府權力之下,孟德斯鳩的三權分立還能夠持續有效嗎?麥迪遜這樣寫道:“三權分立并不應完全分離,使得其三者間沒有互相受到憲法的控制。”三權分立的核心內涵是憲法,在水門事件調查的兩年中,毋寧說,保護記者的自然是憲法第一修正案的精神體現: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正是對言論新聞自由的保障,讓三權制衡之下,產生了第四種權力,即媒體的獨立調查和監督。媒體的獨立調查和法院的聽證審查、國會的調查并行不悖,并且互相之間有頗為微妙的張力。(伯恩斯坦和伍德沃德同樣收到過法院的傳票并接受質詢,但傳訊本身是中立的,檢察官、法庭和陪審團的獨立性無可懷疑。但這還不夠。)

  自由的言論市場能夠讓權力不至于過度膨脹乃至于無可遏制。儲成仿認為任何一種言論進入公共場域之后,接受者完全擁有自由權利對之進行質疑、批評和反對,而不受對方的打壓或鉗制。同時,各種言論主體站在自己的立場和價值取向上,發表、推銷自己的言論、觀點和主張,但競爭無情。這可能是謠言被遏制最有效也是唯一有效的手段。在水門事件調查持續的兩年多時間里,白宮主導的言論導向有意無意將《郵報》的調查報道和古巴以及對手黨的參選人員聯系起來。這自然是“栽贓”,也是白宮自己在制造“謠言”。因為謠言本身在一定意義上也扮演了民意信息反饋的作用,而水門事件發生的背景,同時也是第四次中東戰爭爆發導致的石油危機,美蘇之間爆發了冷戰期間最為嚴重的海上對抗事件。如果沒有獨立的新聞調查鍥而不舍的堅持,水門事件的走向和美國政治的發展將朝向深淵的方向繼續淪陷。這不僅僅歸功于《郵報》兩位記者,而是整個媒體生態的戰斗。白宮當局也許可以賄賂和打壓一兩家媒體(他們也的確這么嘗試了),卻無法取消來自整個生態系統的挑戰。

  尼克松辭職以后,七十七歲的參議員山姆歐文引用亞里士多德的箴言評論道:政治,止于人的良善。對此,葉禮庭有更為完備的論述:“我曾遇到過許多認為政治應以信念倫理為綱的選民,尤其是年輕人。我認為,良心確實很重要,但如果是在要奪取執政權的背景下,政黨的團結統一則比個人的良心更為緊要。沒有執政權,我們做不了任何事。可就算有了執政權,你能做的事情也會有一個明確的邊界。遺忘真相會讓你付出你無法承受的代價,你也可能會因此淪為一介草夫。這種錯誤,大多數政治家都不會明知故犯你會試著保持自己本真的面目,可是在政治迫使你做出各種妥協的時候,要保全自己的本真是個不可能的任務。”

  這不是對尼克松及其總統班底的辯解,而是說,政治中存在的權力和欲望太容易腐蝕人本身,但自由獨立的多元力量的生態系統,能夠提供迄今人類能夠探索出來的最不壞的糾錯機制。腐爛的部分可以切除,但讓權力者自己切除腐爛的手足,就完全是癡人說夢了。

  此書是兩位“揭幕者”在調查之后立即著手寫就的媒體調查記錄,密集的細節讓閱讀的過程透不過氣。精彩已經概括不了整個事件的驚悚和疲憊(是的,持續兩年的調查和各種插曲不讓人疲憊實在說不過去)。沒有更多需要說明的了,羨慕這樣的媒體生態,我不知道當下的美國,是否還保有這樣的寬容和激情,可以讓對這個國家中任何權力采取的懷疑和質詢都有存在的空間。并且,在這樣的時代,也期待這邊的土地上,能夠有這樣的一天。

  《總統班底》讀后感(八):鮑勃的耶魯新聞課:從“水門事件”到特朗普的美國

  鮑勃是在學生們膜拜的目光中走進教室的。他找了個中間的位置,放下包,隔著桌子和大家一一握手:“嗨,我是鮑勃。”他對每一個人這樣說,用的是最簡單的句法,笑容親切得像下一刻就能成為這些二十歲左右的大學生最信任的朋友。

  他的入場顯然和大家想象的不太一樣。出生于1943年的鮑勃·伍德沃德(Bob Woodward)在《華盛頓郵報》工作40多年,獲得過美國幾乎所有記者獎項,著書18本,全都登上暢銷書榜單。他最著名的事跡是第一個揭露了1972年的“水門事件”,后來被拍成電影《總統班底》(All The President's Men),由好萊塢當紅小生羅伯特·雷德福德(Robert Redford)扮演他本人。

  那個曾與“深喉”接觸、用一臺打字機開啟了尼克松下臺之路的資深政治記者,是不是比別人更犀利、更陰險?當我踏進他在耶魯大學的新聞學課堂時,心中充滿了面對歷史人物的敬畏和忐忑。初次見面,我尷尬地向他解釋,自己是如何決定從學術研究轉向新聞媒體,無奈此前沒有任何知識儲備,很榮幸他在我畢業前最后一學期給了我這個旁聽機會。他仍舊笑著對我說,我能來上他的課,感到榮幸的應該是他。

  這是鮑勃給我上的第一課。40多年來,他曾和布什、奧巴馬深度對談,也曾在9·11襲擊的混亂中擔任華盛頓第一大報的主筆。可無論是面對總統還是受害者,哪怕是面對我們這些在專業上遠不及他的晚輩,他都把自己擺在和對方完全平等的位置上, 別人對他的一切恐懼和想象都被那句“嗨,我是鮑勃”輕松化解,不經意間就成了可以分享最真實想法的對象。

  每周一次,在耶魯英語系所在的紅磚小樓底層最明亮的那間教室里,我們近二十個學生就這樣懷著一種既親近又崇拜的心情聽鮑勃講課。大家最感興趣的當然是他在“水門事件”中的經歷,他也樂于滿足大家的好奇心。當時他30歲不到,剛剛入行,常被分配報道一些瑣碎的本地新聞。一次,他被安排去法院報道水門酒店的入室搶劫案,卻發現嫌犯不像是去劫財,還與中央情報局(CIA)有關。由此,他和搭檔卡爾·伯恩斯坦(Carl Bernstein)順藤摸瓜,逐步發現了美國總統尼克松的手下竊聽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的丑聞。

  在此過程中,鮑勃動用了過去在采訪中認識的朋友“深喉”,當時的聯邦調查局(FBI)副局長馬克·菲爾特(Mark Felt),兩人以花盆為號,在無人的停車庫相見,確認調查內容。鮑勃和卡爾歷時半年,走訪了大量可能的知情人士,追蹤現金流動,在報社編輯的堅定支持下發表報道,激發了美國各路媒體對尼克松政府的拷問。最終,尼克松于1974年黯然辭職。

  至今,鮑勃還為采訪中采取的一些策略洋洋得意。他回憶說,一天夜晚,有一位關鍵證人開門后看似想透露消息,卻又有點害怕,拒絕了采訪。他和卡爾看她是個單身女性,和姐姐同住,便借口點煙進了她們家門,像男主人一樣直接坐下了。在別無他法的情況下,他們利用當時的性別定勢,給證人造成了一種微妙的心理壓力,不一會兒,證人就開了口。

  他也為當時遭到巨大爭議的報道方法極力辯護。文章引用大量匿名信源,被人質疑是記者捏造誣陷。但新聞內容過于敏感,以“深喉”為首的證人們只有在匿名的情況下才愿意提供信息,為了挖到“猛料”,鮑勃和卡爾不得不犧牲了報道表面上的可信度,同時結合多方信源,向主編報備,確保信息的真實性。如今,匿名信源已成了美國政治新聞報道的常態。

  不過,他對故事里的“大反派”尼克松倒是頗為寬容。“如果尼克松當時及時向美國民眾道歉,人們可能會憤怒一時,但總有一天會原諒他,也不至于彈劾。可他非但沒有道歉,還試圖否認指控、阻撓調查,可能這才導致了他最后的倒臺。”他不止一次這樣說,特別是在新聞里看到一些政客爆出丑聞卻怎么都不肯道歉的時候。

  他還教了我們許多其他事。比如新聞報道要“眼見為實”,鮑勃剛入行時曾準備報道五月花酒店的咖啡館衛生檢查不及格,去實地查看了才發現,其實不及格的是另一家酒店里名叫“五月花”的咖啡館,本想偷個懶的鮑勃差點因為報道假新聞丟了飯碗。比如要想方設法讓受訪者開口,鮑勃采訪一名不愿多和媒體接觸的將軍時,專門研究了將軍的作息時間,等到他吃了晚飯喝了點小酒的時候再去敲門。又比如要做好周全的筆記,鮑勃寫美國前國務卿鮑威爾不愿發起伊拉克戰爭,擔心被鮑威爾駁斥,便先將厚厚的采訪筆記當成“圣誕禮物”送給對方作為證據。

  但在講到2016年美國大選時,我卻感受到了鮑勃的局限。

  =====================$$$=========$$$=========$$$=====================

  2016年上半年正值大選如火如荼之時,每次上課,鮑勃都會從點評時事開始,讓大家聊聊最近的熱點新聞。這場選舉跌宕得就像一場鬧劇,媒體上充斥著軼事、丑聞和人身攻擊,但鮑勃反復強調“當總統的資格”這個概念,要學生們列出理想中總統應該具備的素養,一條條寫在黑板上,然后將熱門候選人一一比對。大家腦洞大開,從“外交手腕”、“從政經驗”,到“領導氣質”、“年齡健康”。他要學生們根據這些標準挑一個候選人做人物特寫,有的選了自己支持的(通常是希拉里和桑德斯),有的選了自己反對的(例如克魯茲),有的則挑戰自己,選了當時看來荒唐得有點搞笑的特朗普。

  鮑勃自己的政治立場非常明確。他認為希拉里雖然最具備總統資格,但和奧巴馬太像,無法改變美國的現狀。對自稱為社會主義者的桑德斯,他又懷著一種華盛頓傳統精英的傲慢,認為經歷過冷戰的美國人不可能接受一名“極左”總統。因此總統應該來自共和黨陣營。然而,他認為特朗普完全沒有資格當總統,較為溫和的杰布·布什和卡西奇原是理想人選,卻都不善于推銷自己。當人們意識到特朗普極有可能拿到共和黨提名時,鮑勃開始寄希望于最符合理想標準的眾議院議長保羅·瑞恩。瑞恩其實沒有參選,鮑勃盼望他發動一場“政變”,不承認特朗普的提名,直接取而代之。

  隨著特朗普的支持率越來越高,鮑勃對此就越發憤怒,對瑞恩的期待也越來越不切實際。他在課上花大量時間討伐特朗普,反復說著“特朗普不夠資格”。為什么會有這么多人選特朗普?為什么共和黨出不了一個優秀的候選人?為什么年輕有為的瑞恩不肯參選?這是鮑勃話語中隱含的問題,可他給不出答案。我感覺學不到什么新東西,漸漸失去了耐心,正好忙著準備畢業回國,便不再去聽課了。

  特朗普當選的時候,我已經從新聞的讀者變成了新聞的制造者。看到特朗普拿下的州越來越多,我的心情因過于震驚而變得麻木。聽說,那天深夜耶魯校內一片哀嚎,我的許多朋友們都在網上發泄不滿,而在離校一個多小時車程的紐約市爆發了抗議游行。“這不是我的美國”(Not My America)這句口號在美國各大都會和大學城中響起。

  大概在那之后一兩天,我在網上看到某位美國主流媒體記者的文章,呼吁媒體“現在開始為彈劾特朗普做準備”。從去年11月至今,美國新聞界一刻都不停息,先是特朗普的納稅單和大學丑聞,再是家人干政和利益沖突,還有他對華盛頓規則的漠視,最終炮火集中到他和俄羅斯的關系上。“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特朗普團隊向俄羅斯透露機密!”自由派媒體天天都在報道這些聽上去要判重罪的消息。特朗普團隊則用一些朗朗上口的短語進行回擊:“另類事實”、“假新聞”、“獵巫行動”……

  看新聞的時候我時常想到鮑勃。一方面是因為從丑聞到彈劾的節奏和當年有點像,現在美媒鋪天蓋地的“接近白宮的匿名消息人士”又大都受了他的影響。另一方面,我也好奇為什么他這位洞察敏銳的前輩會在大選中完全判斷失誤,他會如何看待大選后的這場荒誕劇,又如何回應人們對“水門事件”和“通俄門”的對比。

  其實搜一下名字就會發現,鮑勃近幾個月非常活躍。他表示“通俄門”證據不足,和“水門事件”相比還有距離。他表示特朗普不應該攻擊媒體為“假新聞”,但同時主流媒體對特朗普的負面報道缺乏依據不夠公允。他聽上去確實是個70多歲的知識分子,呼吁理性和客觀,拒絕站隊走極端,但這樣的聲音在聲嘶力竭的輿論場中太沒“爆點”,甚至無法用一個簡單句來概括,所以一會兒就會被淹沒。

  鮑勃曾懷念地對我們說過,在“水門事件”的年代,美國首都周邊的報業被《華盛頓郵報》壟斷,有很長一段時間報紙可以維持盈利。全國電視臺只有3家,和紙媒的鮑勃和卡爾類似,克朗凱特、丹·拉瑟等主播就像巨人一樣矗立在每家每戶,或是學識過人,或是資源豐富,或是具有一種與生俱來的權威感,用成熟而平衡的聲音左右著人們對世界的判斷。而現在,社交媒體的爆炸和傳統媒體的衰落卻不是什么新鮮的話題。

  在這過程中被遺失的不止是金錢。我常抱怨鮑勃猶豫不決、模棱兩可,但他之所以不給我們答案,也許是因為他本來就沒有在心里預設一個答案,而是想通過調查和思考,一點點接近真相。他和卡爾一張張翻看借書記錄,一扇一扇去敲門,搜羅額外的證據去佐證看似已經沒什么漏洞的結論,這些在現在看來效率不高,卻使他們可以理直氣壯地為這一震驚全國的報道負起責任。他們的報道只觸及尼克松的手下,沒有直指尼克松本人,因為他們當時還沒找到決定性的證據。

  其實現在也有不少記者利用新工具努力著,數據、多媒體、互動等都提供了調查和傳播的新可能,人人都能做媒體也使輿論場變得更加民主、競爭更激烈。可在求快、求流量的過程中,像鮑勃和卡爾這樣從小處著手,認真求證最后得出結論的做法相對變得稀少,更多的是迎合某種政治立場的讀者,不同黨派傾向的媒體所提供的事實越來越相斥(比如要么把特朗普當成大救星,要么把他當成瘋子),甚至無法再用“事實”這個詞來形容。

  不過,呼喚鮑勃他們當年新聞精神的回歸,并不意味著拒絕接受現狀。至少在我聽課的那段時間,鮑勃極少提起新媒體,這在我看來很有可能是他對大選判斷失誤的一個原因。追求理性沒有錯,但這不代表否認有許多人不在乎理性,比起邏輯嚴密、論述復雜的報道,他們更愛看感情更激烈、更符合他們內心預判的內容。特朗普突破知識精英的預期獲得大量民眾支持,就是最好的例子。在那些搖擺不定的選民看來,鮑勃他們分析“誰最有資格當總統”實在有點像居高臨下的說教,他們精打細算對瑞恩寄予的希望也脫離了現實。相反,特朗普言辭中的憤怒和雄心更能擊中人們的內心。鮑勃這樣的老牌記者能做的,不是罵這些支持者太瘋或者太傻,而應該是承認這種人之常情,承認輿論環境幾十年來發生的巨變,在此基礎上堅持他們的專業素養,思考如何盡可能地讓更多人接受他們的理性。

  當然,這一切都只是我的“嘴炮”。鮑勃對美國大選充滿困惑,我對如何面對這個喧囂的輿論場也沒有答案。就像他當年一樣,我和許多同齡的同行們剛被從安穩的校園拋擲到社會的洪流中,有時百無聊賴地寫著一些瑣碎的題目,有時則戰戰兢兢地試圖在一些更重要的議題上發出自己的聲音。我們中的大多數人大概不會寫“水門事件”那樣的題目,但無論在哪個領域,都有更多故事值得我們扎扎實實地探究。

  1972年,鮑勃接到電話被派去報道搶劫案時,不知道自己將會面對什么。今天,當我們觀察著這個紛亂的世界發生的各種匪夷所思的事情時,同樣不知道接下去會發生什么。那就趕快拿好裝備,敲開第一扇門吧。

  (首發于三聯中讀APP)

  (哈哈終于有一個我可以直接貼過來的書評了。本文原發于2017年7月)

文章標題: 總統班底的讀后感10篇
文章地址: http://www.palsrs.live/article-95-203986-0.html
文章標簽:班底  讀后感  總統
Top
竞彩篮球2串1稳赚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