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to作文
你的位置:首頁 > 美文 > 原創美文 > 文章正文

詭手

時間: 2019-09-09 | 作者:1興 | 來源: to作文 | 編輯: admin | 閱讀: 361次

  A市的夏夜, 暴雨傾盆, 街頭的人抱頭鼠竄, 如臨大敵。

  一個女人撐著搖搖欲墜的雨傘, 一邊快速往前走, 一邊狼狽地回頭。

  她驚恐的臉上不斷地下滑著水滴, 身上已經被雨水澆濕了一大片, 跌跌撞撞間, 和對面的路人撞了個滿懷。

  “走路不長眼啊!”男人粗魯地罵道。

  女人顧不得掉了的雨傘, 高跟鞋踩在水洼中, 越走越快, 最后在雨中飛快地跑了起來, 逃命一般鉆進了地鐵入口, 驚慌失措間, 一腳踩滑, 直接從大半截樓梯上摔了下去。

  午夜的地鐵站, 空空蕩蕩的隧道中, 只有零散幾個人, 空留大理石地面上一串串濕漉漉的泥濘腳印。

  女人顧不得劇痛的腳踝, 掙扎著扶著墻, 狼狽地回頭張望, 卻一頭撞進了一個人懷里, 嚇得猛地抱住腦袋, 瘋狂地尖叫了起來。

  “小姐!小姐你沒事吧?”警察按住她激動的肩膀, 大聲道。

  “救命!有人……有人在跟蹤我……”女人濕漉漉的臉上, 雨水和淚水混雜落下。

  “小姐, 你冷靜點!誰在跟蹤你?”警察護著瑟瑟發抖的女人, 沿著原路往回走, 但是空蕩蕩的隧道中, 除了兩個人重重疊疊的腳步聲, 連半個人影都沒有。

  “一個穿著黑雨衣的男人……我也不知道他是誰!不, 我知道他是誰, 只是我不知道這一次是誰……”女人裹著一條毛巾, 縮在椅子上, 語無倫次。

  做筆錄的警察疑惑地盯著她, 輕聲道:“小姐, 麻煩你說清楚點。”

  “他是個瘋子!一直纏著我, 我根本甩不掉他……他跟蹤我, 監視我, 無時無刻不在騷擾我…… 他瘋了!”女人的聲音陡然尖了起來, 捏著拳頭兇猛地捶打著桌子, “你不相信我?我就知道你們不會信我!”

  她猛地站起來, 尖叫著沖了出去。

  02

  我站在鏡子前, 擦拭著布滿霧氣的鏡面, 鏡子里慢慢露出了一張年輕英俊的臉。

  我湊上前, 瞪大雙眼仔細盯著鏡子里的自己, 努力扯出一抹微笑, 牙齒整潔, 笑容溫暖。

  我又笑了, 按了按臉上的肌肉, 松了一口氣, 雖然經常熬夜工作, 但好歹皮膚也沒有差到不能看的地步。

  我從瓶子里倒出爽膚水, 輕輕拍在臉上, 又愉快地吹著口哨, 認真地在皮膚上涂抹護膚品。

  一切就緒后, 這才打電話給萬幸, 問她是否參加周六的同學會。

  萬幸的聲音聽起來無精打采, 問她是否生病了, 她說沒有, 只是遇上了一些麻煩事。

  我頓了頓, 笑道:“你忘了我開了一家私家偵探事務所了?什么麻煩事兒啊, 若是警察都解決不了, 你可以來找我。大家是老同學了, 我給你算便宜點兒。”

  這家事務所, 我開了兩年了, 干得最多的就是捉奸、跟蹤和偷拍, 還沒辦過什么大案子。

  下午兩點, 萬幸準時來到了我的辦公室。一間位于某個偏僻小樓的頂層, 租金便宜, 員工和老板都是我, 連貼小廣告這種事兒都得自己干, 折騰了這么久, 也就勉強能糊口。

  萬幸推開門的時候, 我差點兒沒認出來, 她竟然憔悴成這樣了, 當初念書的時候, 她可是班花級別的女生, 一堆男同學喜歡她。

  可是如今的萬幸, 一頭蓬亂的長發, 慘白的臉上掛著黑眼圈, 滿眼的血絲, 瘦成了排骨架。穿著一條黑色的裙子, 松松垮垮地掛在身上, 她已經瘦得崩不起緊身裙了。

  她坐在我對面, 我給她倒了一杯水, 也不著急催她, 只任她慢騰騰地喝著茶。

  她的坐姿很奇怪, 縮成一團, 佝僂著腰背, 雙手捧著紙杯, 整個人像一只戒備森嚴的刺猬, 每一個毛孔都散發著驚恐的信息。

  她到底在怕什么?!

  “方明。”她抬起大大的眼睛, 顫巍巍地喊著我的名字, 沙啞的聲音讓人心疼極了, “我想先說明一件事, 我此時此刻非常清醒, 而且我沒有任何精神上的毛病, 我可以對我的一言一行負責。”

  “我相信你。”我給她續了一杯茶, 溫柔地說。

  她努力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那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有特別奇怪的人嗎?就是你完全無法用常人的眼光去判斷他, 審視他, 他的一言一行都讓人覺得是那么的恐怖和難以置信。”

  “我當然相信啊。看見UFO的, 會奇門遁甲術的, 世界這么大, 什么人都有。不能自己記性爛就不相信有人可以過目不忘吧?”我舉了個特別簡單的例子來安慰她。

  她被我逗樂了, 深深地望著我, 皸裂的嘴角卻滲出了幾道血口子, 在她慘白的唇上觸目驚心:“你先聽我說完, 再回答是否相信這個問題。因為我自己都難以確定這是一場噩夢, 還是真的發生過……”

  她的聲音, 啞啞的, 沙沙的, 像在粗糙的水泥上磨砂紙, 又像鋼爪抓在光滑的玻璃上, 聽得人渾身發毛。

  03

  “你還記得我們的小學同學木森嗎?”

  “木森?我記得。”

  我當然記得木森, 他是學校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人物, 因為他是個侏儒。

  別以為小孩子有多天真善良, 那時候我們沒少欺負他。

  木森據說生下來就得了什么病, 個子一直只有七十厘米左右, 短手短腳, 是個永遠坐在第一排但是成績一直掃尾巴的小男孩。因為太矮, 坐在椅子上時他的雙腳永遠懸在半空中, 永遠需要扶著板凳躍上去, 而下板凳, 也同樣需要可笑的躍下來。

  他性格沉默, 被人欺負了也不敢向老師告狀, 從來都是低著頭, 仿佛看誰一眼都是一種罪過。女孩子也沒人會和他玩, 除了可憐的萬幸, 做了他一年的同桌, 還是“互幫互助”的小伙伴, 放學了也得留下來和木森一起把作業做完了才能走。

  “一開始覺得沒什么, 因為年紀小, 木森除了矮一點好像和其他男同學也沒什么區別……但是后來, 我發現不對勁了。他看我的眼神怪怪的, 就是你突然抬頭, 卻發現一個小孩子用可怕的眼神盯著你……” 萬幸抱著雙臂, 打了個冷戰。

  “那個時候, 木森喜歡你, 大家都知道。”我把外套搭在她的肩膀上, 把空調的溫度開高了一些。

  “就算他喜歡我吧, 但是那種恐怖的男生誰會喜歡啊。那么短的手和腳, 那么小的腦袋, 而且悶悶的, 從來都不笑, 還經常塞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在我的抽屜里, 嚇得我大哭。后來我跟爸媽說了以后, 才把我的位置調開了。”

  我嘆了一口氣, 安慰道:“其實也還好啦, 一個自卑的小孩子, 又想不出什么其他的方法表示對你的感謝, 所以塞一些小鳥, 四腳蛇什么的……他以為女生也會喜歡那些可愛的小動物。”

  “我以為事情就這樣過去了, 但是后來我發現經常在路上碰到木森, 我們的家明明不在一個方向。那時, 我經常看到一只木頭小鳥在我頭上飛……真的! 是木頭做的小鳥!我告訴媽媽, 媽媽不信, 爸爸也不信, 我告訴老師, 老師覺得我在說謊, 同學們也沒人相信我……但是, 真的!我真的每天都看到那只木頭做的鳥兒在飛!”

  我笑著拍拍她冰涼的手背:“是啊, 那個時候班上的同學都覺得你好奇怪, 木頭做的鳥兒怎么可能飛上天, 就算是遙控飛機也不能用木頭做的, 因為用木頭做的遙控飛機太笨拙了, 飛不上去。”

  萬幸苦笑著繼續說道:“有一天回家, 我看到一只貓咪特別可愛。我走過去撫摸它, 突然嚇得整個人都呆住了。那只貓……也是木頭做的!但是上面畫著精細的毛發, 還有會動的眼珠子, 但是摸上去的感覺, 真的是木質的!我嚇得一下就跳開了, 傻傻地站著, 然后看著那只貓“喵嗚”一聲站起來, 僵硬地走遠了。”

  “挺有趣的。但是你為什么會害怕呢?”我不明白。“一個11歲的小女孩, 看到了理論上根本就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你不覺得很恐怖嗎?而且沒人相信我, 大家都覺得我有毛病!我媽媽說下次我再這樣, 就帶我去看醫生了!我很害怕, 再也不敢和他們說我看到的一切了。”

  “你還看到了什么?”

  “木頭做的小狗……放在我家門口, 我害怕爸媽發現, 把它丟進了垃圾桶里。木頭做的洋娃娃, 很逼真, 但是我摸到它的一瞬間就知道它是木頭, 嚇得也丟掉了……后來細細想來, 才覺得可能是有人在故意送我禮物, 那些木頭做的東西都是他的禮物。有誰知道, 那些禮物毀掉了我整個童年。”萬幸仰著頭, 深吸了一口氣, 苦笑道, “我知道是木森, 因為除了他, 沒人做得出那些精致的木頭玩具。聽說木森家世世代代都是木匠, 師承魯班。”

  我沉默著, 不知道說什么才好。

  “后來呢?”好一會兒, 我才有力氣繼續問道。

  “后來好容易上了中學, 我以為終于可以擺脫他了, 卻不料還是經常會‘無意’中遇上他, 那時候我家已經搬到市中心了, 離過去的地方十萬八千里, 我不相信還會隔三差五遇上他。他也不說話, 就在對街遙遙看著我。我走, 他也走, 我停, 他也停。我長到了一米六, 他還是矮矮的, 像個幾歲的小孩子, 背著雙肩包, 目光瘆人。”

  “他不過是喜歡你罷了。”我莫名地替木森辯白了起來。

  “但是那種喜歡卻像一顆炸彈, 炸毀了我的童年, 我的青春期……我的一生。”萬幸歪著頭, 有氣無力地望著我, “最后, 我只得假裝視而不見, 假裝沒有這個人的存在, 我一直給自己催眠, 把他當成空氣, 堅決不要和他有任何視線上的接觸。兩年后, 他也消失了。人生最可怕的就是, 當你以為噩夢結束了, 其實一切只是剛剛開始。”

  04

  “高三那年, 我初戀, 和男朋友約好了一起上大學, 卻不料在暑假他突然和我分手了, 而且一副老死不相往來的樣子, 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就這樣平白無故地被甩了。直到一年前, 我終于鼓起勇氣問他, 你猜他說什么?”萬幸的眼中閃爍著難以置信的暴怒。

  我只能搖頭, 我怎么會知道他說什么。

  “他說他看到我和別的男孩子在公園摟摟抱抱! 那天我告訴他媽媽生日要早點回家, 原來是去和別人約會去了!他以為我劈腿!”萬幸枯瘦的雙手抱著蓬亂的頭發, 哭出聲來, “無論我怎么解釋, 他都不信在公園的那個人不是我, 因為她穿著和我一模一樣的裙子, 發型也一模一樣……他為什么不上前質問呢?!一問不就明白了嗎?那個人根本就不是我!那個時候我正在廚房給我媽擇菜呢!”

  “世界上有人和你長得那么像?!”

  “不!那根本就不是人!我懷疑是木森!他不會放過我的, 所以他做了一個和我一模一樣的木頭人來拆散我們!但是我不敢告訴別人, 因為沒人會相信我, 就是蠟像館里的人仔細看也和真人有區別, 更何況是木頭……會動, 會說話, 誰能信?!”萬幸徹底崩潰, 激動地捶著桌子, 像一只驚恐的母獅子。

  “我信。”我走過去, 輕輕拍著她的肩膀, 試圖讓她放松下來, “有傳言, 祖師爺魯班曾經做過會動的木頭人, 就像現代的機器人一樣, 可以下田干活, 可以砍柴燒火……古時候的手藝其實特別厲害, 只是現在大多都失傳了。太可惜了。”

  “我不知道他為何不肯放過我, 好像無論我躲到哪里, 他都在我周圍。我真的好害怕……就像一個幽靈一樣, 我看不到他, 卻覺得他無處不在!現在搞得自己像個神經病一樣, 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萬幸在我懷中號啕大哭起來。

  我愛憐地撫摸著她蓬亂的長發, 嘆了一口氣: “愛一個人, 是沒有罪的。只是有時候愛太過沉重, 會讓對方喘不過氣來。”

  “就像一個幽靈一樣……”我輕輕重復著她的話, 嘗到了一股莫名的悲哀。

  萬幸的手腕上, 密密麻麻的疤痕, 新的, 舊的, 她不止一次想過自殺, 卻沒有真正死去的勇氣。

  “更可怕的, 還在后面——”她從我懷中抬起頭來, 猙獰一笑。

  我的眼皮突然狂跳起來。

  05

  “為了躲開木森, 我去了別的城市待了一年多才回來, 試著在同學那兒打探木森的消息。只聽說他家的家具廠關了, 好像他父親得了一個什么國際獎, 竟然是把吳道子的八十七神仙圖用木頭全部做了出來, 而且那些神仙還會隨著仙樂緩緩舞動, 活人一般…… 他們一家都移民了, 我那顆懸著的心也落了下來, 帶著男朋友回到了A市。”

  我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交叉著手指, 靜靜看著她。隨著萬幸的聲音, 我的眼前仿佛出現了那神奇的一幕:一干神仙隨風而動, 衣袖飄帶、錦旗流蘇均在飛揚。弦樂聲聲中, 芬芳四溢。“一開始, 一切都很正常, 但是那個周末, 我發現我的男朋友不對勁兒了。他不再抽煙, 不再喝酒, 而且還故意與我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你知道, 就算表面看起來一樣, 但是氣質和韻味這種微妙的東西, 在不同的人身上會有特別大的差異。那天, 我無意中碰到他的手腕, 發現他的脈搏特別的微弱, 我以為他生病了, 想要帶他去看醫生, 他卻怎么都不去……我盯著他的眼睛, 一步步后退, 我問他, 你到底是誰?! 你不是阿偉!電光火石間, 我突然就明白了, 阿偉說這個周末要去出差, 但是周五又突然給我打電話要來我家, 還說什么為了二人世界不被打擾讓我關掉手機……我眼前的阿偉是假的!而真的阿偉的確是去出差了!我尖叫著沖了出去, 報了警, 回到家時, 假阿偉已經消失了。我無法給警察解釋這一切, 只能作罷, 也不敢告訴阿偉。因為有心理陰影, 我與阿偉也很快就分手了。”

  “你的意思是這個假阿偉是木頭人?”我難以置信。

  “是。現在木森的手藝越來越好了, 他的木頭人做得像真人一樣, 皮膚顏色、質感, 摸上去就是柔軟的人體, 但是會稍微硬一些, 不過男人的身體如果有肌肉就感覺不到異常。脈搏和心跳都有……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睫毛、眼珠、汗毛、胡須、頭發, 這些跟真的一樣!”萬幸放大的瞳孔中, 閃爍著興奮, “你根本無法想象, 那么逼真的木頭人, 在你面前行走, 吃飯, 說話……我就覺得那天阿偉的聲音怪怪的, 他說自己感冒了, 其實不是感冒, 是模擬不出阿偉的聲線。”

  “真是不可思議……”我追問道。

  “后來, 我又交過幾個男朋友, 但是我總疑心他們不知道什么時候會被替換成木頭人, 我開始疑神疑鬼, 見面就問我們之間最隱私的問題, 或者把頭埋在他懷里聽他的心跳和脈搏是否有強弱變化, 還會拔他們的頭發看看有沒有毛囊……我的戒備心在增加, 木森的手藝也在提高, 我后來已經無法用聲音、心跳和脈搏來分辨木頭人和真人了, 甚至我懷疑他在我家里或者身上某個地方裝了竊聽器……他的木頭人越來越逼真, 最初的假阿偉行動還有些僵硬, 后來的這些木頭人已經可以行走如飛了。他們說話、吃飯、喝水、 唱歌、跳舞、聊天, 甚至是和我接吻、擁抱……我都看不出真假了。你猜, 我是怎么發現最后一個木頭人的?”

  我看著萬幸亢奮的表情, 搖了搖頭。

  “小方一上火嘴里就會有潰瘍, 木頭人沒有。” 萬幸舔了舔唇上的鮮血, 得意地笑了。

  “我知道木森為什么喜歡你了。你們就像兩個玩捉迷藏的人, 你在躲, 他在找;你在找, 他在躲。只是他躲在人群中, 你負責把他找出來。這個世界上人人都那么冷漠, 大概除了你, 沒人會有多關心對方是人還是木頭吧。換言之, 其實你也很沉迷這個游戲不是嗎?被人這樣強烈地愛著, 他在你周圍布滿了迷障, 你需要每時每刻都擦亮雙眼, 才能察覺出真假, 不覺得很有意思嗎?”我看著她逐漸平靜的臉, 依舊那么美, 帶著病態的, 蒼白的美。

  “人生, 就是迷障。”我站起來, 俯下身, 湊到她耳畔, 一字一頓道。

  她的雙眼猛地瞪大, 拽著我的衣領, 把頭貼在我胸膛, 豎起耳朵聽我的心跳聲——

  撲通!撲通!撲通!

  此時此刻, 我平靜得像一面湖。

  湖波如鏡, 鏡中的倒影只有美麗的她。

  06

  萬幸, 只說對了一部分。

  得獎的八十七神仙木頭人, 是我做的, 不是我父親做的。得了祖師爺真傳, 能讓木頭化作人的, 只有我。

  我的這雙手, 小巧而靈活。即使我這個人外形矮小, 但這雙小小的手, 卻比別的木匠擁有更多的天賦。

  當我打磨出一只小貓的時候, 我父親就看出了我這雙手的價值, 他鼓勵我學這門祖傳的手藝, 家里有許多古老的珍貴資料, 都是這門子的當家寶貝。

  我沒日沒夜地泡在木頭堆中, 木匠家最不缺的就是木頭, 各式各樣的木頭。

  什么木頭適合做桌子, 什么木頭適合做椅子, 什么木頭適合做棺材……都是有講究的。

  木頭的軟硬、脆韌、年份, 不同的用途會有不同的做法。

  父親研究了一輩子了無生氣的家具, 而我沉迷在木頭的生命中。

  一塊平凡的木頭, 打磨光滑的表面, 鑿出外形, 利用纖細如發的鋼絲做成機關安置在內部, 操控那些機關, 便可控制木頭—坐, 站, 抬手, 抬腳, 行走, 奔跑。

  第一個成功的作品是一只鳥兒。

  我知道萬幸喜歡小鳥, 她在日記中傾訴自己的黃鶯死去后哭了整整一夜。

  我花了半個月時間做了一只粗糙的鳥兒, 那時, 我還不會繪制細膩的羽毛, 只是一只原木色的笨拙的鳥兒, 它撲騰著翅膀, 在她的周圍飛翔著。我以為她會喜歡這份禮物, 卻不料她怕得要死。

  后來, 我給她做過小貓、小狗、小娃娃……她都尖叫著丟掉了。我完全不明白她的驚恐, 父親卻贊嘆我驚人的天分。這年頭, 一個孩子。不, 準確地說是一個殘疾的孩子, 能用一雙小巧的手做出惟妙惟肖的動物, 是一件多么令人驚嘆的事啊。

  父親贊嘆我有一雙造物主的手, 鼓勵我把這些東西拿出來, 展示給大家看。但是我卻羞澀了, 我不想把這些東西大量地生產, 我自己認為這雙小手做的東西, 都是屬于萬幸的。

  她給了我一段短暫的友誼, 我卻想要把整個生命都奉獻給她。

  父親說我有一雙詭異的手, 俗稱詭手;這雙手在木匠這個行當中, 百年難遇。

  我恥于身體的殘疾, 卻有一雙引以為傲的雙手, 我永遠是矮小的模樣, 但我的手可以創造一切高大英俊的男人。

  萬幸喜歡哪一種, 我就可以變成哪一種。但是她完全不明白我的心, 我像一只幽靈活在她的身邊, 她卻故意裝作視而不見。

  但是, 我不會放棄她的。

  07

  “你看, 像不像你?”我推著輪椅, 把萬幸帶到了一個房間, 推開房門, 一整排的萬幸整整齊齊貼著墻站立著。

  從矮到高, 從稚氣到成熟。

  十歲的萬幸、十一歲的萬幸、十二歲的萬幸…… 十五歲的萬幸、十八歲的萬幸……二十三歲的萬幸……二十五歲的萬幸。

  我把她的前半生都濃縮在了這些木頭人中, 她們一個個面帶微笑, 張著嘴巴, 輕聲歡迎我:“木森, 你回來啦。”

  你看, 連聲音都整整齊齊, 我很了不起對不對?

  但是二十六歲的萬幸只是歪著頭, 坐在輪椅上, 面無表情地盯著那些復制的自己, 眼角落下了冰涼的淚水。

  那天, 她喝下我下了藥的茶水后就暈了過去。我拿出一排細針, 從她頭頂一路扎了下去, 這些針法, 我在木頭人身上試過千萬遍了, 精確到閉上眼睛也不會扎偏。

  只會讓她癱瘓, 不會讓她死去。

  人體總計穴位有720個, 醫用402個, 其中要害穴位有108個, 有活穴和死穴之分, 不致死的穴為72個, 致命為36個。

  我的手, 捏著長長短短的針, 把她的魂魄縮在了這具肉身中。從此, 她也是我的木頭人了, 而且, 她再也不會離開我了。

  萬幸不知道, 其實辨別真人和木頭人的區別還有一個方法——嗅。

  木頭人身上, 多多少少都會有隱約的木頭香, 那種香氣是任何香水都無法調制出來的。那是為了防止木頭腐爛, 又要讓它保持柔軟如肌膚的質感, 需要浸泡在一種特殊的藥水中, 經過浸泡, 再堅硬的木頭也會變得如人體的肌肉一樣充滿彈性。

  每一個拆開的木頭人, 都是一具精密的儀器, 每個關節布滿了密密麻麻的機關, 控制著木頭人的行走站立, 而面部五官需要的是更為精細的肌肉處理——

  額肌、顳肌、眼輪匝肌、皺眉肌、鼻肌、上唇方肌……

  它們控制著面部的微笑、哭泣、皺眉……

  而我, 像一個王者, 將瘦小的身軀置于木頭人狹窄的“胸腔”中, 操控著那些機關, 操控著一個個木頭人, 與萬幸談戀愛。

  我知道她喜歡哪一種男人:英俊的、高大的、魁梧的, 總之就是與真實的我截然相反的另一種人。

  但是沒關系, 我還有一雙詭手, 這雙手可以創造出任何人。

  任何戀人。

文章標題: 詭手
文章地址: http://www.palsrs.live/article-95-203987-0.html
文章標簽:

[詭手] 相關文章推薦:

    Top
    竞彩篮球2串1稳赚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