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to作文
你的位置:首頁 > 美文 > 原創美文 > 文章正文

翟春玲:尋秋問道鐵瓦寺

時間: 2019-09-10 | 作者:翟春玲 | 來源: to作文 | 編輯: admin | 閱讀: 128次

  點擊上方“藍字”關注,酷爽一夏清晨的高速公路上,車流稀少。一車人坐在車里,我們幾個卻幾乎同時被東邊的日出和半天的彩霞所吸引。金色耀眼的朝陽努力的在云海里掙扎,出云的地方霞光萬道,將掛在東邊的所有的青云都染成了緋紅色。云層也在使勁的遮蓋和籠罩,金色的霞光層層穿透,但也抵擋不住烏云的前赴后繼。東山頂上,碩大的太陽始終無法擺脫烏云的糾纏,只是金光染透了東山,一股不知從何處冒出的白色的濃煙,在金光下,遠遠的竟有了“墟里孤煙直”的感覺。有友從暮春便給我推送秦嶺里庫峪太興山鐵瓦殿,努力蠱惑我有機會一定去試試一身犯“險”,腳下掌握著一生的滋味。喜歡山水,喜歡走進它,去感知它的春花,夏綠,秋葉,冬雪。于是,在早秋里,跟著強驢友們一起踏上了太興山的道路。

  朝霞不出門的諺語讓領隊強調著說今天可能要下雨,出門看過天氣預報,只是預報陰天,所以努力反駁著領隊的話,因為做過攻略,如果下雨,是無論如何都走不到今天最想走到的地方了。一路顛簸,終于進山了,山口的限高處大巴車停下,因為山路狹窄,只能坐當地的小車進山。一番討價還價后,友友們分別坐上了進山的小車。也許是有緣,我們坐的小車是一位和尚師傅的包車,師傅看我們進山,就讓司機拉上我們。從山口到山腳下,也需要將近一個小時,遂在車上和師傅攀談起來,師傅來自江蘇臺州,來太興山只為尋找加舍佛前世講經的蓮花臺。我們無緣一睹蓮花臺的英姿,只能在溝口和師傅分手,祈愿師傅能找到山形酷似蓮花臺的講經舊址,圓了他的心愿。

  從進山便真的一直在下雨,天陰沉著,秋雨蒙蒙,一切都籠罩在蒙蒙細雨。山很靜,頭頂就是莽莽蒼蒼的的群山。整理好行裝,進山了。

  路邊的懸崖上,綠色掩映中,我竟然真看到了一株早秋的紅葉,青山綠水細雨里,它紅的有些奪目,有些羞澀,有些讓人猝不及防。山路掩映在蒿草里,人走進去,我的身高幾乎看不到了。比較輕松的土路漸漸消失了,取代的便是怪石嶙峋的石頭路。石頭層層疊疊,形狀各異的裸露在山谷里。山坡上一層薄薄的土層上,林木竟然也遮天蔽日。頭頂不時有雨珠穿透密密的葉子,滴落在頭上。腳邊的蒿草里露水晶瑩,它們熱情的盡著地主之誼,將我們的腳步全部打濕。濕滑的石頭路讓這上山之路變得艱難了很多。秦嶺里各個季節都有野花盛開,只是在秋季多了很多成熟的不知名的野果。一株珠紅似瑪瑙的野果在雨水中更是耀眼和清透,摘了兩個,放在手心里,好似我真的收獲了秋實。頭頂的野花椒遠遠就聞到了花椒味,小小的紅色的野花椒果就這樣靜靜的掛在枝頭,自生自滅。爬高持續著,坡度越來越陡峭。一直在低頭上山,在友的提醒下,抬頭一座酷似直立的張嘴的鯊魚石直挺挺的立在面前。驚愕的抬頭看著這向天狂笑大張其口的石鱷。感嘆著造物主的神奇。腳下是第四世紀冰川遺址的石海,頭頂是神奇的石峰。轉過一道灣眼前就是壁立千仞的峰嶺。白色的懸崖,壁立千仞,屹立了千萬載。崖壁上生長著一顆顆青松,它們竟然生長的整齊有序。沒有一絲土壤,它們卻能扎根石縫,努力生根發芽成長,咬定巨石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巖中,見證南北東西風。感嘆生命的神奇和種子的力量。

  終于攀上了埡口,一座石頭壘成的石臺上,竟有西藏寺廟的感覺。藥王洞立在平臺上。干凈的廟堂里,油彩如新的藥王肅穆的坐在高臺上,供臺上有香爐,有可以上香的香火,有蒲團,香客只要帶一顆虔誠心就好了。不敢久留,隊友的催促聲里又出發了,因目的地還在更險處,沉重的腳步終于踏入了岱頂的無央宮。反身,群山猶如一朵朵盛開的蓮花朵朵相連,朵朵峰嶺上竟然有大片的云海,遠處極目之處,潔白的云海飄浮在山峰上,但沒有越過峰頂,近眼出,一座座俏麗的山峰上,白云悠悠蕩蕩,峰嶺好似雕刻過的一樣俊俏挺拔。真的如同動漫電影里制作的動畫世界。仙山俊俏,白云飄蕩,白云深處便是神仙洞府。這是一處道觀。有修行的道士,因為時間有限,在道觀補充能量后要去更險的地方。只是草草瀏覽了道觀,瞻仰了各尊蓮臺高坐的諸天神佛,便又上路了。

  各種野花翠木中,終南第一峰矗立眼前了。真正險峻的行程才開啟了。將近90度的石階幾乎直立在峰壁上,一串鐵鏈不知何年何月何人掛在石壁上,攀爬要抓住鐵鏈。上過鐵鏈石階,登上需要手腳并用的石路,一處突兀的巨石擋在了必經之路。石咀突出,需要彎腰駝背才能過去。過去后仔細看才覺得像一萬年石龜,默默的守在山路上,為所有峰頂上的菩薩天尊守衛。太興山的石門終于出現在幾乎九十度的山崖上。無量殿便在這峰頂上。一座不大的殿堂,有偏殿,一道姑坐在偏殿里,一白狗窩在她的腳邊。正殿面南,殿前有鐵制的功德香爐,有做過功德的人名清晰的雕刻在鐵爐上,字跡工整。高臺下有鐵制的獅子,殿邊有廢棄的鐵柱子,令人驚奇的是無量殿的房頂上的瓦竟然也是鐵瓦,所以它又被人俗稱“鐵瓦寺”,但它嚴格的說是道觀。無量殿上的無量天尊莊嚴肅穆的蓮臺高坐。相傳無量祖師爺在這太興山修行42年才得道成仙。這一寬數十米見方的山脊梁上,兩邊就是懸崖峭壁。一字排開的五座殿宇矗立在山脊梁上。每到一殿都要有過命的虔誠。下了無量殿便是仙姑殿,三仙姑正襟穩坐,慈眉善目,詮釋著莊嚴肅穆大方的女性柔美。仙姑殿后是太上老君殿。穿過太上老君殿便到了今天最想去的地方鐵廟。人們俗稱它為“鐵廟”,是因為它只是一座咫尺見方的鐵制小廟,令人驚奇的是它雖然小,但重量千斤,它是如何屹立在這極頂的,小小的廟宇里面依然供奉有仙尊。

  必經之路第一站便是驚險刺激的鷂子翻身了。一塊巨大的石頭,要過去必須翻過大石。腳下便時萬丈深淵,石頭光滑,僅僅一條不知何年月何人栓制的鐵鏈懸掛在石壁上。向下看,眩暈的幾乎嘔吐,但想去朝拜鐵廟必須過此鷂子翻身。這名稱簡直太貼切了,鷂子如何在空中翻身,過的人就要如何翻身。嚇得幾乎不敢睜眼看。領隊張哥在前,收隊微笑哥在后,倆人一前一后,我加在中間,抬起顫抖的腳,邁開了攀爬的第一步。張哥在前面小心謹慎的上石,抓住鐵鏈,尋找最保險的落腳點,大聲叮嚀我仔細看他的動作要領,微笑哥在后面抓住我,讓我有踏實點的感覺,張哥站穩后,指點著我的落腳點。不能走一絲一毫的偏差。落腳點僅僅能踩著石壁五分之一的腳掌。手臂扒著棱角分明的石壁,手疼的幾乎扒不住。但這是一念生死的關頭,手抓的幾乎都沒有了直覺。我曾經無數次想過生死,可當我直面生死之時,我膽怯了,害怕的想大聲哭喊,可又怕哭喊會顫抖,繼而會影響手的力度。眼淚掉下來,打在腳面上,它摔下去會落在腳下的萬丈深淵里嗎?汗水濕透了衣服,終于被暫時安全了,鷂子翻身翻過來了后,所有的感觸只是害怕。

  老君犁溝就在腳下了。倆塊巨石人字行挺立,垂直九十度。一條鐵鏈靜靜的垂掛在倆壁中間的縫隙里。沒有任何落腳點,只能手抓鐵鏈垂直下滑止懸崖中間裸露的一層不足一尺見方的石臺上。腳下依然是壁立千仞。依然是張哥在前,微笑哥在后,我在中間,心提在嗓子眼里,緊張的都發緊發疼,看著張哥的動作,我抓住鐵鏈,開始了下滑第一步。幾步過后,手臂一點力量也沒有了,腳找不到攀登的落腳點,嚇得大聲呼喊,張哥大聲鼓勵著,告訴我要落腳方向,微笑哥糾正著走抓鐵鏈的方式。終于到一平緩處,忽一低頭,鐵鏈竟然有字:咸豐八年鍛造。這鐵鏈竟然風風雨雨幾百年了。稍事休息,繼續下滑。當我腳落在地面的那一刻,我竟然有死過一次的感覺,瞬間感受生死,也許是我此行最大的收獲。當年摯愛離開,生離死別,我感覺死并不可怕,曾經無數次想過生死,可當我真正直面生死之時,生才是王道。我有那么多沒有盡完的義務。要向死而生。

  兩座石壁不知被那位仙人撕開,連接兩壁的是一鐵板。驢友們說它叫鐵板橋。一塊鐵板架在兩塊石壁上,當我踏上時,害怕的不敢直起腰身,腳下就是深不可測的山谷,一腳踩空,將萬劫不復。隊友的扶持下,走過了鐵板橋。

  最驚險的騎馬石終于出現了,寬不過盈尺的兩塊石頭,一塊在彼峰,一塊在此峰,要從腳下的石塊下到合適的落腳處,跳過腳下的萬丈深淵,然后攀爬上對面的石頭上,對面的石頭叫騎馬石,攀爬上去只能做騎行狀,只有馬背寬,手無處扒。冷汗一直在滲透,五分之一的落腳點讓我有渡劫飛升的感覺,此一跳也許海闊天空,無限風光,也許墜入深淵,重修來世。驚險的被人稱為“猴抱柱”讓我瞬間有一線生死之感。高大的張哥我不知他是如何克服恐懼,一次次帶領驢友攀爬,一次次抉擇生死?我這一跳便知生命無常。整個山谷里都是我驚恐萬分的回聲,山神似乎都在偷笑玲瓏不玲瓏。救命的鐵鏈和對隊友無上的信任里,前面拽,后面扶持下,我上了騎馬石。不敢站起身,有膽大的驢友直起身子,張開雙臂,欲要騰飛。惜命的我一點都不敢亂動。領隊和微笑哥保護下,我終于渡劫成功了,安全的踏上摸鐵廟的相對比較的石路了。手要抓住一處凸出的石壁,轉過石壁,鐵廟就在最高處一塊小巧的石頭上,高高在上,香煙邈邈。一次僅能過去倆人,可以互相扶持。攀上巨石,要低頭彎腰過一小石洞,我感覺是對佛祖的敬畏吧,才如此設計。出了石洞,眼前豁然開朗,對面遠望千峰環繞,云海起伏,近眼處石峰林立,俏麗俊秀,一尺寬的石臺上,鐵廟聳立。鐵廟上有精致的花紋,小巧的廟門里有香爐香火,有無量天尊。小心的轉身,將這千難萬險過后才朝拜到的鐵廟溫柔的撫摸一遍,心生無限崇敬。據傳這鐵廟是當年無量祖師爺在前面的無量殿修行時每天打坐的地方,為躲避吵擾,便選在如此驚險的地方。無量祖師爺每天都在生死中修行打坐。現如今的人們百思不得其解,百年前的人們是如何將這千斤重的鑄鐵鑄造的鐵廟安放在這極頂之上的?如果是依靠人力,人又如何將這重物搬運過這重重險境?沒有任何合理的解釋,在山下曾和當地司機攀談,他說小時聽大人將,在古代,一個月黑風高夜,有一白胡子仙人,經過一夜勞作,第二天日出之時,這千斤重的鐵廟便安放在這極頂上了,暫且讓這傳說迷惑自己吧。稍事瞻仰趕快回還,后面有好多歷經生死過來朝拜的人,要讓開朝拜路。

  驚魂未定中又開始了一次直面生死之路。回去要下行,比來時更是驚險,一次次手足無措,一次次感覺要失去自己,前保后護中,我終于安全回到無量殿了。回望,一條山脊梁上,廟宇坐落在極頂,云霧繚繞著,萬丈深淵就是心底的業障,清掃心底,驚險中有對生命的尊重。有那么多的責任和義務,不能輕言放棄,就如同進山時車上的和尚師傅所說,人來到這世界上就是來受罪,來經歷萬般苦難的。

  云深處,一腳踏出太興山的山門,紅塵滾滾里,我們踏上歸程,不說石海林立,不說道路濕滑難行,一切的一切都是生命中所要經歷的,不能逃避,向死而生,生命是最值得尊重的,不管動物,或是一花一草。

  猜你喜歡:

  楓林:深秋閑游

  徐志摩 :落葉

  【No.1134】經典一句

  三毛 :來生再見

文章標題: 翟春玲:尋秋問道鐵瓦寺
文章地址: http://www.palsrs.live/article-95-204032-0.html
文章標簽:問道  翟春玲  鐵瓦寺

[翟春玲:尋秋問道鐵瓦寺] 相關文章推薦:

Top
竞彩篮球2串1稳赚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