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to作文
你的位置:首頁 > 美文 > 原創美文 > 文章正文

我二十九了,想要的不是喜歡,是有人娶我。- 8

時間: 2019-09-10 | 作者:油奈 | 來源: to作文 | 編輯: admin | 閱讀: 460次

  「我,到點下班」? 點擊閱讀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八、質問陸憐生也不知道,這該算是老天爺幫忙,還是該算老天爺跟他們作對,反正雨是 「嘩啦啦」 地,玩了命兒地下個沒完。

  兩人沿著人行道朝前面走,偶爾回頭看看有沒有出租車過來。沒走之前,陸憐生還篤定雨中漫步肯定特別浪漫,走起來卻發現根本不是這么一回事。雨下得又大又響,想要讓對方聽清自己說的話,就只能聲嘶力竭地喊,喊兩句還得停一停,把灌進嘴里的雨水吐出。

  兩人抱著一大袋玩偶,悶聲走路,陸憐生這時明白了 「雨中漫步」 只能是在小雨里,開始后悔提出這個建議,這時李浩然忽然大喊著問她:「你冷嗎?」

  陸憐生想了想,喊著回答:「冷倒是不冷,就是砸得疼!」 于是兩人也不再冒雨瞎走,直接找了最近的建筑,準備先避避雨。

  到達安全地點后,陸憐生抖落包裝袋上的水珠,她走路時死死地攥住袋口,靠上的娃娃卻仍是濕了,此時不禁有些心疼。這時她莫名地感覺到氣氛有些微妙,于是四下看了看,才發現她和李浩然避雨的地方,是一家快捷酒店的門外。

  陸憐生與李浩然尷尬地對視了一眼,又偷偷回頭,發現屋內的服務員也正透過玻璃門朝兩人看來,這時李浩然輕咳了一聲,說:「嗯…… 要不要進去吹吹頭發?」 陸憐生的心砰砰跳著,老半天后 「嗯」 了一聲,紅著臉低著頭,做賊一般地跟著李浩然走進了酒店。

  李浩然將換下的衣服掛在摞起的椅子上,放在浴霸下面烤,他換上了酒店的浴衣后,從洗手間走了出來,問陸憐生要不要去洗手間換衣服。陸憐生也不知是出于什么目的,突然沒頭沒尾地問了一句:「雪薇她今天怎么沒過來?」

  李浩然說:「我沒跟她說來見你,我倆很久都不說話了。」

  陸憐生一怔:「可同學會的時候……」

  李浩然嘆了口氣:「唉,說起來怪不好意思的,都是演的…… 咱班當時就成了我倆這么一對兒,我倆也都好面子,不想在同學會那樣的場合讓大家知道我倆處得不好,怪尷尬的。」

  陸憐生想問他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又覺得這樣打聽人家的痛處不太妥當,于是低低地 「哦」 了一聲,便往洗手間走。李浩然想給她讓路,卻不小心站錯了方向,反而擋在了她的身前,于是兩人你左我右,你右我左地挪了好幾回,最后終于撞在了一起。

  陸憐生尷尬地一笑,微微抬頭,正好看到他冒著青茬的下頜,一時就紅了臉,這時李浩然低沉的聲音飄了過來,摧枯拉朽般地攻入了她的心臟:「她后來跟我說,那時候來找我表白的,其實是你。」

  一雙溫熱的唇緊跟著便吻了上來。

  陸憐生一下就慌了神,她感受著李浩然強烈的男人氣息,渾身都燥了起來,就像是一塊燒得紅彤彤的烙鐵。這時她的手機忽然響了,陸憐生觸電一樣地推開了李浩然,抓起手機,也沒看是誰的電話,就往洗手間里跑。臨關門前,她糊里糊涂地就朝李浩然說了一句:「你…… 你等我一下。」 好像是告訴他自己接完這個電話,就回來與他完成被打斷的這一個吻。

  進了衛生間,陸憐生才發現自己的全身都在抖,也不知道是因為淋了雨,還是因為剛才的那一個吻。直到手機鈴聲停了,她才有些緩過了神,見是吳姐的電話,便撥了回去。

  「喂…… 吳…… 吳姐。」

  吳姐聽出她聲音不對,問:「你怎么了?說話磕磕巴巴的。」 陸憐生深吸了口氣,說沒事。吳姐沒再多問,直接談起了正事:「邢光遠剛剛給我打了電話,說昨天沒回信兒是不想草草率率地做決定,就多考慮了一天。」

  陸憐生一怔,金誠集團的企劃岌岌可危,她實在沒想到這個時候,吳姐竟然還有閑心來管自己的事情。

  她心中一暖,平靜地說:「我知道了,肯定是又被拒了,沒事,吳姐,我……」

  另一頭的吳姐 「嘖」 了一聲:「你知道什么就知道?人家說他相親了這么多次,第一次見到又準時,又提出 AA 的姑娘,他覺得你挺好的,想跟你多接觸接觸 。」

  陸憐生頭一次從吳姐這里聽到好消息,一下子不知該做出什么反應。她隨后又分析了一下邢光遠看上自己的理由:又準時,又主動提出 AA。

  也就是說既不是因為她長得國色天色,也不是因為她溫柔善良,而是因為……

  這姑娘挺敞亮的。

  她念叨了一句直男的夸獎真可怕,就聽吳姐接著說:「小伙子是真挺喜歡你的,特意跟我說,如果你愿意,他想和你一起,往結婚的方向努力。」

  雖說相親的目的本來就是盡快結婚,可陸憐生聽到 「結婚」 二字時,心中還是一動。她今年二十九了,好多這個年紀還單身的女孩,都覺得單著也就單著,自由自在的,也沒什么不好。陸憐生偶爾也會故作瀟灑,但大多時候,她都沒有那些人堅定,她討厭獨自去面對空空的公寓,喜歡有人可以依賴的感覺。

  她的確還挺想結婚的。

  吳姐又囑咐了兩句什么,才掛斷了電話。陸憐生忽然回憶起邢光遠說話時認真的樣子,仿佛看見白白胖胖的他站在自己面前,用那認真的語氣說:「我想和你一起,往結婚的方向努力。」

  她忽然有了種奇怪的感覺,像是在空曠的平原上漫無目的地走了好久,即將力竭時,猛然看到一塊標定了目的地的路標,立在面前。

  她抬起頭,看向鏡子中濕透的自己,嘀咕了一句:「陸憐生,你為什么會在這兒呢?」

  然后她便打開洗手間的門,走了出去。李浩然看她還穿著濕透的衣服,問:「怎么沒換衣服?別再感冒了。」

  陸憐生卻沒吭聲,而是直直地看向了李浩然,看向他干凈溫柔的臉,看他保持得很好的身材,看著看著,卻覺得眼前的人陌生了起來。

  李浩然問:「你怎么了?」

  陸憐生也問:「李浩然,你喜歡我么?」

  李浩然認真點了點頭。陸憐生卻說:「可我二十九了,我想要的不僅是喜歡,我想要人娶我。」 她頓了頓,一臉認真地問:「李浩然,你能娶我嗎?」

  李浩然臉上的表情漸漸僵硬,隨后他尷尬地咧了咧嘴,說了個笑話:「第一次約會,有點快了吧。」

  陸憐生也笑了,她再不多說一句,推開房間的門走了出去。

  房門在身后關合,發出巨大而決絕的響聲。她大步地走向電梯,濕透的衣服緊緊箍在身上,把空氣中的涼肆意放大,她想到自己做了無比正確的決定,嘴角自然地向上揚起。

  電梯門開時,陸憐生想到了什么,她懊惱地跺了跺腳,猶猶豫豫地走回了房間,敲起了門。李浩然開了門,看見她去而復返,露出困惑的神情。

  陸憐生的臉紅到了耳根,她低著頭,指了指屋內:「抓的娃娃忘拿了…… 我…… 我還挺喜歡的。」

  片刻的沉默過后,李浩然忽然抱了過來,再也不給她掙脫的機會。

  — 未完 —

本文摘自 豆瓣閱讀作者 油奈 的作品《差一點兒少女》今天開始在「豆瓣閱讀」微信公眾號上連載「我們第一次見面時,你從光中走了出來」在那件事情發生之前,陸憐生一直以為,她和于凱的相遇,是因為一次失敗的「自殺」。五月十五號的那天,天上沒有月亮,沒有星星。于凱站在二十九樓的天臺上,煙頭上的火光熄滅后,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卷土重來。他站在天臺的邊緣,思考著要不要再點一根煙,要不要把黑暗趕走時,天臺上的門忽然開了。一束光打了進來,一個女人從光中走了出來。

  歡迎點擊「閱讀原文」進行訂閱

  或在豆瓣閱讀APP中搜索「差一點兒少女」閱讀更多內容

文章標題: 我二十九了,想要的不是喜歡,是有人娶我。- 8
文章地址: http://www.palsrs.live/article-95-204044-0.html
文章標簽:二十九  想要  有人
Top
竞彩篮球2串1稳赚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