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to作文
你的位置:首頁 > 美文 > 原創美文 > 文章正文

“愛的驗證終將失敗。”

時間: 2019-09-10 | 作者:這么遠那么近 | 來源: to作文 | 編輯: admin | 閱讀: 394次

  1

夏末秋初的北京,晚上的風已經些許帶了點涼意。 三分鐘前,他終于回復了你的微信,我下飛機了。 你從床上一躍而起,趕緊回復,一切都好嗎?都順利嗎? 過了一會兒,他回復了一個字:嗯。 你弓著腰坐在床邊,盯著手機屏幕,心里說不出是高興還是難過,你呆呆望向窗外,北京難得有這樣好的黃昏。 心里是有一點雀躍的,畢竟,這是他離開北京后的第一次對話。 當然,你心里隱隱也有點擔心,因為你好像從未從他嘴里聽到“在一起”這句話,替代它的,是“試試吧”。 故事應該從大悅城樓下的星巴克說起。 你姍姍來遲,一邊道歉一邊坐下,他笑著說沒關系,他也是剛到。 可你看著他面前擺著已經空了咖啡杯,向他挑了挑眉,他被揭穿也不懊惱,低聲問你想喝點什么。 果然是一個很溫柔的男生啊。你心想。 然后,順著故事的脈絡發展下去,你就漸漸陷進去了。 男生第一次順其自然牽起你的手,第一次稍微用力就把你拽進懷里,第一次在微信里喚你寶貝,第一次說想你。 就連北京最近的天氣也在錦上添花,整天萬里無云,今年夏天格外充沛的雨水已經停歇,換來接連好幾周的晴天。 那天,在咖啡店門外的休閑長椅上,男生把頭靠在你的肩膀上。 砰砰砰。你的心快要跳了出來。 今天好累啊。男生輕輕地說。 你屏住呼吸,大氣都不敢出,用盡全力說了一句波瀾不驚的話,那要不要早點回去休息? 男生微微晃了晃腦袋,不要。 你心里一陣竊喜。 緊接著,下一刻,男生說,我們,要不要在一起試試看?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2你依偎在男生懷里,傻傻地問他,你都喜歡我什么? 男生瞇著眼睛看著窗外,漫不經心地回了一句,你覺得呢? 幾個晴天后,北京的上空又一次引來了淡淡的霧霾,藍色像被罩上了一層灰色的紗布,透出一點點曖昧,空氣里有水氣的味道。 男生兀自說,要下雨了哦。 你一愣,啊? 男生繼續呢喃,好像真的要下雨了。 你佯裝生氣地捶了他一下,我問你話呢,你干嘛說什么天氣。 男生起身,拉起懷中的你,笑著說,走,我們去吃西餐。 在燈光搖曳的西餐廳里,到處都是相對而坐的情侶,甚至隔壁桌的一對竟然在相互喂飯。 你看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但也暗自羨慕,又看著對面的男生正慢條斯理地切牛排,兩個人有一搭沒一搭說話。 你不禁想,這就是愛情嗎?是不是……有點平淡? 那一天,男生說了一個消息,公司要派他去上海工作半年,然后回來就可以升職。 你心里咯噔一下,但乖巧地點點頭,哦,好。 男生抬起頭看了你一眼,我以為你會說點什么。 你說,我要說什么?不讓你去嗎?這本身是一件好事啊,難得的機會,你應該去。 那……男生遲疑了一下,你怎么辦? 你笑了,我不怎么辦啊,我照樣每天上班下班,然后等你回來。 男生點點頭,也好。 眼前的甜點盤空了許久,服務生已經又來添了好幾次檸檬水,周圍吃飯的情侶們都已三三兩兩離開,餐廳一下子顯得空了許多。 你低著頭裝作擺弄眼前的餐具,往左放放,又往右挪挪,然后用余光打量男生,男生的頭歪向一邊,眼神渙散,是在發呆。 過了良久,服務員善意提醒要打烊了,男生這才問,你怎么回去? 你說,我叫車吧。 男生說,哦,那我也打個車。 北京初秋的夜晚果然有些涼意,站在商場門口,一陣風吹過,你不禁哆嗦了一下,男生伸出臂彎,輕輕將你往他身邊攬了一下。 你胳膊的肌膚觸碰到了男生尚有余溫的T恤,有微微的暖意。 男生的車子先來了,他迅速在你額頭親吻了一下,晃了晃手機說,給我發微信。 你點點頭,路上小心。 男生上車,車子很快拐了個彎便不見了。 你這才開始回味今天的晚餐,想到了男生的那個問句,你怎么辦。 你恍惚覺得,男生實際上在問,我們怎么辦。 3他走后,你一定都睡不安穩,身上仿佛一直都留著他的味道,又是幾天沒有聯系,你時不時拿起手機看看,但他好像銷聲匿跡了一般。 沒忍住,還是給他發了一條信息,早安,昨晚睡得好嗎? 你其實不期待他能秒回,因為如果秒回,他就是在看手機,那既然看手機為什么不能主動發條信息給你呢。 但過了十分鐘他還沒有回復,你又有點擔心,是不是他在新環境里沒有適應? 又過了半小時,他回復,還可以,你呢? 你按捺住激動的心,我沒睡好,有點想你。 他說,不然我們晚上打電話吧。 因為這個回復,你一整天都在盼望天黑,不到九點鐘就早早洗涮完畢上床睡覺,什么都不做,就握著手機等著。 等到自己開始犯困,眼皮開始打架,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你嚇得一激靈,火速接通了電話。 他略帶疲倦的聲音響起,不好意思,今天有些忙。 然后,你們聊了一些有的沒的。 你說,這幾天北京的天氣總有霧霾,但好像過幾天就有雨。 他說,樓下的便利店很多,早晨有很好吃的生煎包。 你說,那天路過了那家咖啡店,想起了你對我說的話,感覺還在昨天。 他說,找房子確實很難,跑了好幾個小區才訂到一個合適的主臥。 十幾分鐘的雞同鴨講之后,兩個人都沉默了。 你頓了頓說,不然睡覺吧。 他說,你不是睡不著嗎? 你說,想你在。不然我們開著電話睡吧,就當你在我身邊。 他說,話費好貴哦。 你說,反正也用不完。 那一夜,你們開著通話,你把手機放在枕頭邊,一下子就睡著了,半夜驚醒,你下意識點亮了手機屏幕,上面顯示通話時間為4個小時。 你把手機悄悄放在耳邊,聽到了他均勻的呼吸聲。 一呼,一吸,一呼,一吸。 那真是一個良夜,北京和上海的夜空幾乎一樣,彎彎的上弦月幽幽發著淡黃色的光,又是一個月圓之夜即將到來。 4你打開高德地圖,輸入了他在上海的家,地圖顯示距離有1185公里。 你點開各種通行方式。 如果駕車,需要走十條高速路,穿越5個省,如果打車,需要3000元車費,如果坐飛機,需要3個半小時。 如果騎行或步行,地圖提醒路程過長,建議采用其他出行方式。 真的好遠啊。你不由自主感嘆。 你把地圖截圖發給他看,他回復了一個? 你說,我們離得真的很遠。 他說,也還好啦。 自從上次晚上通話后,你們再沒有打過電話,他沒提,你也沒說,有時你在工作,腦子里會突然出現他的身影,確實很想他,但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保重身體,注意安全,努力工作,好好吃飯,這些話都太老套。 我想你,你早點回來,你什么時候回來,這些話又太不可愛。 你總是覺得,你們不應該是這樣的,情侶之間不應該是無話不說嗎?為什么你拿起手機想要發條信息給他,卻總是猶豫再三呢? 那天,你終于鼓起勇氣問,我們現在算是什么關系呢? 他回復,你在說什么? 你說,你是喜歡我的,對嗎? 他說,別多想。 你說,好的。 你沒有想到他會這么回復。 他沒說是的,也沒說不是,他說的是讓你不要胡思亂想。 這是什么答案? 5你覺得,他應該是喜歡你的。 畢竟,回頭想想,你們確實有許多愛的證據。 在微信里,你曾和他聊起自己的生活,你說自己很不像一個年輕人,沒什么野心,他笑著說,跟著我走,不就是你的野心嗎? 在咖啡廳里,你說自己在北京沒有安全感,不知道將來能做什么,他說,那如果我離開北京,我能帶著你走嗎。 在家里,你躺在他的大腿上,伸個懶腰說好舒服啊,他摸著你的頭發說,那一直給你躺好不好。 這些日常,不都是兩個人正在相愛的證據嗎? 他在上海忙工作,忙升職,每天連和你說話的時間都少之又少,你只能一遍遍去反復挖掘在一起時的這些細枝末節,把他對你說過的話一遍遍在腦子里回放。 然后給自己的疑問蓋上一個又一個紅色的印章,沒錯,這就是愛。 然而,這些自我肯定中間,仿佛遺漏了一個問題是,他去上海工作的時候,從未問過你要不要跟著他走。 不過你馬上又打消了這個念頭,他不過只是臨時公派而已,又不是不回來了。 周末時,你接到了他的電話,你表達了想利用假期去上海看望他的意愿,可他卻說工作太忙,恐怕沒有休息的時候。 你說,那沒事,我可以自己逛逛。 可他卻說,你別來,你來了我不能安心工作。 你猶豫了一下說,好。 一份不清不楚的感情,加上一份不清不楚的想法,就等于它隨時隨地都可能無法托底,遠在天邊的人靠不住,自己的想法又反復質疑,最后就只能將地圖的一千多公里距離縮短,好讓自己能多一份安心。 就像是在夜晚困得接近停滯的大腦,混沌一片,越是想保持清醒,可越是困倦。 一盞燈,被風吹一下,即將熄滅,但又在飄搖。 不死心。 6到達上海那天,臺風過境。烏云滾滾,相互追尾,像一場嚴重的車禍。 飛機延遲了將近四個小時,定好的賓館臨時通知客滿,投訴了半天依然無果,機場打不到車,人滿為患,沒人注意到你一身的疲倦和狼狽。 終于,你站在了他的小區門口,你答應他不要來,但你還是來了,你本來決定給他一個驚喜,但現在卻在猶豫該不該讓他知道。 但……他是喜歡你的。你這樣想。 你曾無數次回憶起與他相處的點點滴滴,拼了命去尋找愛的證據,一遍遍告訴自己不必煩惱,他是愛你的。 但這一刻,你遠遠看到他從街道的另一頭走來,他穿著合體的西裝,提著公文包,在打電話,臉上的笑容在夜里都看得那么清晰。那個笑容,像極了他曾經對你綻放的。 你站在陰暗處,他沒有看到你,徑直走進了小區。 你一直抬頭在望,過了一會兒,有一戶的燈亮了起來,你不知道是不是他。 但你知道,他現在到家了,你或許應該敲開他的門,看著他一邊驚訝的表情,然后再撲倒他的懷里,告訴他,你很想他。 這么晚了,他或許還沒有吃晚飯。 你環顧四周,果然小區樓下有許多便利店,你找到了那家好吃的生煎包店,買了一份打包。 你給他發信息,今天好累啊,想吃包子。 過了兩分鐘,他回復,你不是不愛吃包子嗎? 你說,很想嘗嘗你說好吃的那家生煎包。 他說,那你來啊。哈哈。 你沒回答他,但問了他一句,你在干嘛? 他回復:在加班啊,我也好累啊今天,不然我們明天再聊吧? 你盯著這條信息看了許久,然后回復了一句,好的,你也早點休息。 半個小時沒有回復。 你又問了一句,你喜歡我嗎? 他反問,你覺得呢? 你莫名有些生氣,我在問你。 他說,別多想。 你沒有回復,坐在他小區的樓下,一個人吃完那份生煎包,然后走了。7在你終于決定離開的時候,你才發現,這段感情里自始至終,他都沒有說過一個愛字。 他說的最多的,是在反問,你覺得呢? 你喜歡我嗎?你覺得呢?你喜歡我什么?你覺得呢? 所以,你在這段感情里,無數次用“我覺得”去尋找各種各樣愛的證據。 一個場景,一句話,一個動作,一個表情,都可以用來證明他的喜歡。 因為你覺得他喜歡你,所以你不管他如何,你反反復復去舉證喜歡的存在,用各種表現去推導和論證愛的存在。 哪怕此刻已經坐在了回北京的飛機上,你都依然在反復驗證愛的存在,用一個個“我覺得”去演算“他也覺得”的合理性。 只不過,愛的證據,仿佛變成了一個單人模式。好像所有的預設和前提條件,都可以隱約馬虎地歸結為一個約等于。但≈不是=。 你曾覺得,至少在他的懷里,在他的眼里,在咖啡廳里,在西餐廳里,在家里,他都曾給予過這種證據。 然而,在身體距離地面上萬米的高空,你突然意識到一點: 如果你開始每天努力尋找你們相愛的證據,那么實際上,你們已經不再愛了。 當你用力想要證明愛存在的時候,當你懷疑愛是否真的存在的時候,往往,愛的確已經不在了。 愛你,愛過你。有句話是這樣寫的:愛不就是這樣嗎?一寸絲絨,一寸刀鋒。 一字之差,驗證失敗。

  END

  ?

  · 你 或 許 會 喜 歡 ·

  “很喜歡你,但也很委屈。”

  “放棄也是一個人生選項。”

  “你不是最年輕的那個了。”

  “溫柔的人也不好惹。”

   海有舟可渡,山有路可行,山海皆可平,難平是人心 ? / Touched by Love —— Bernward Koch

文章標題: “愛的驗證終將失敗。”
文章地址: http://www.palsrs.live/article-95-204060-0.html
文章標簽:終將  驗證  失敗
Top
竞彩篮球2串1稳赚方法